「踏上荒岛。」

幸会。
我心都给金光四智和风哥哥。
乐意就写,情字第一,不委屈笔。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看一次悲伤一次……黑白和决战回过去补完了,沙雕时间停一停,我要产粮出锅了!✊

科加斯真没吃饱:

存一下这张😭


个人喜爱纪录片推荐

# 放假颓废过头,卡文卡得厉害又写不出东西,遂沉迷纪录片。不少都是cctv9看过一两集的,终于补全了。列个推荐单子分享给大家。往后看了新的也会更新。
# 开放lof内转载,有必要可以自己mark。

⭐️个人爱好相关类:

《傀儡人生》(最近沉迷金光布袋戏,偶然发现了这部。五集纪录片,介绍闽台两地的木偶传奇故事。)

⭐️关于中国历史/地理/人文类:

《楚国八百年》(非常良心,但有被认为在历史观上有失公允。)

《河西走廊》(今年六月去敦煌莫高窟时就看过片段。进莫高窟前会先在两个影院给我...

[巍澜] 揽风

# 百日活动文。原著向5k字,时间线在【原著故事之前】。写一写澜17岁那年,飞燕掠水惊波似的一面之缘。
# 灵感是粥宝提起一句话,茨威格《燃烧的秘密》里写,“小孩子的爱很难被察觉”。又被猛力限流了,宝们看文随缘8!

/

七月三十一日,龙城,深夜十一点半。
  
大街另一端的鬼哭凄厉地刺进他耳朵里,似乎像个婴儿,然而忽然又尖锐起来,如同指甲擦过金属薄片。赵云澜忍不住皱眉,连带着揣在怀里的黑猫都被抱得紧了一点。
 
他无意间又让手臂用了力,方才被那鬼物从关节一路划到手腕的伤口猝不及防地崩开,溢出来...

[巍澜] 寻龙玦 1

# 正剧连载。架空古风AU,灵异,前世一个轮回的故事。与枇杷树老师的巍澜联文第一棒,下一章见@庭有枇杷树. ,归档见tag寻龙玦。

# 没车,不知道mg词在哪里,直接全文图链吧。被限流锤爆了头,正剧热度过50就是胜利,照例乞讨评论♡


1/  浮玦


[几个注释]: 

* 云篆、灵符是道教符箓中两种。

* “三川……铩翼”两句,取自《淮南子·俶真》。赋是我自己捏造的。

* ...

/

沈巍站在他身边,背在身后的双手忍不住互相捏着手指,显得有些拘谨局促,还远远没有几世轮回后、面上的那点镇定自若。
  
他还是少年模样,清秀非常,瞳眸澄澈、一眼望得见底,藏不住什么心思,同他和昆仑君分别时的样子没差多少。赵云澜同样眉目依旧,连最细微的神情都不曾变过,然而看向沈巍的眼神却已经是陌生的了。
  
当年沈巍以鬼王之身被昆仑君强升神格、为斩魂使,和神农定下契约,而后亲手送昆仑君入轮回过忘川。明知道魂魄转世记忆全无,自己不该心存侥幸,但还是忍不住要贪婪地多看他几眼。
  
赵云澜看他心事重重的模样,也不太知道十几岁的少年该怎么哄。大荒阁主...

[巍澜/R] 摩洛哥热风

# 明日就回归清水文手,请雍宝 @❤🐵🌹❤ 食车。
# 校园pa一发完,醉酒,即兴一炮。标题源于Serge Lutens白标的一款香,烟草+蜂蜜的气味,感觉非常澜。 我知道被疯狂限流了,宝们随缘上车8!


“要什么风月,”他想,“我爱你。”


[澜巍/ABO] 息兮 ·下

# 江湖AU的ABO,大荒阁主澜x魔门少主巍。上篇见主页。破例给宝写澜巍,洁癖的朋友务必自行避雷,感谢。
# 是给鹤流老师@北冰洋蒸鹤流 的生贺,宝今天生日快乐! 

下/ 封尘望,陌上桑

* 还挺喜欢江湖AU的,以后准备完善一下体系,可能再拿来写写别的cp。

[澜巍/ABO] 息兮 ·上

# 江湖AU的ABO,大荒阁主澜x魔门少主巍。设定走乾元坤泽版本。HE,这篇正剧剧情,明晚下半篇纯车。破例给宝写澜巍,洁癖的朋友务必自行避雷,感谢。
# 是给鹤流老师@北冰洋蒸鹤流的生贺,希望宝嗑得快乐!祝宝新一岁万事胜意!

上/ 千载一梦付黄粱
    
/

天元五年,江湖正邪两道约战凌河。一战尸横遍野,清清澈澈的凌河成了血海,场面惨烈几乎不输当年皇帝北击蛮部时的景象。两道没有一方讨着好...

# 居然认真填完了,和壳仙女@楚秋阁 准备扛起相声界大旗!给大家推荐壳写的,太好看!
# 人物名字都是我自个儿顺口编的,过一过写原创的瘾。感觉这个挑战真的很有趣,真实练笔神器!欢迎评论和我胡扯。

D1 小学三年级口吻的情书
-
我喜欢你,像风走了八百里不问归期。

写这封情书可能会被班主任抓包,请看后销毁在心里。
辣条虾片朱古力,你要的我都买给你,因为我爱你!

么么哒。
(附一颗红笔漏墨画得血淋淋的狰狞爱心)
    
  ...

暗香。

# 更过文之后终于理直气壮发随笔!随笔谈谈人物&给@祖国花朵风吹雨打的《只有香如故》双玄无料本的长评repo。我大概是最晚repo的一个,填坑回来速度补上。

高考备考放假前最后一天的下午,姑苏暴雨初歇,湿漉漉地打下学校楼前一片石榴花。碎红洒阶前,我这样想,踏着一地落花去取了花朵老师寄给我的的双玄本《只有香如故》。
  
很奇妙的共情了。饶是学校遍植花木,以园林学府出名,春夏之交的时候也很少看见落花满地的情景,真真是托了暴雨的运。石榴花红得要艳烈一点,像歌女裙摆,但总显得有些浮;我循着书名想,红...

1 / 7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