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如何其?” “夜未央。”

👉偶尔出现,忙于学习

个人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手写博:@碧海潮生曲
摄影博:@江东日暮云

[劫刀] Rosemary 1

· 长篇 ooc 私设有 剧情拖
· 冷西皮没粮吃 劫刀明明那么好 只能自己胡乱写点脑补的东西嗑嗑…
· 凯隐感觉好酷啊 害怕自己爬墙劫凯XD
 
  
 
 
 
     
-
  
他听见鸟类抖动羽翼的声音。

“菲奥娜·劳伦特,”斯维因的语气半是戏谑,不停地搅着他冒泡的绿葡萄酒,“破空一剑当属绝世无双……”

“和德玛西亚人有什么关系。”泰隆冷着脸打断他。

斯维因终于放下高脚杯,煞有介事的扬扬下巴,“先松开刀片,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你了。”

泰隆不着痕迹的掩起了指尖的刀片。斯维因那压得低沉的声音继续道,“我是说,她最近有个护卫任务,要保护的人姓克洛嘉德,你可能很感兴趣。”

他稍微顿了顿,“别因为卡特琳娜的联姻就以为克洛嘉德家有多正义磊落,他们是德玛西亚人。我当然也很希望迅速找到杜·克卡奥将军,你想,我可受不住现在这样被黑玫瑰专心对付。”
 
 
乌鸦从窗外飞回,站到他肩头。斯维因又拿起高脚酒杯,乌鸦低头将自己的喙伸进酒里。“卡特琳娜和卡西奥佩娅看起来都不是很适合知道这些,”他低头像是在对乌鸦喃喃,“你自己决断吧。”

泰隆没有回应,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扭开门锁。

他跨出一步。斯维因抬起头。

“放心,乐芙兰还不知道。”
  
  
  
  
-
  
从最先他发现将军失踪,到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高层联合宣布盖伦和卡特琳娜的订婚仪式照常举行,不过间隔两天。怎么想都有问题。

哪有女方父亲突然不知去向还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举办什么仪式,泰隆突然对这桩国家包办的政治联姻痛恨无比。当事人,他名义上的姐姐,卡特琳娜看起来比他轻松许多,早餐时她难得一次没有拔高嗓门跟他说话。

她说,“盖伦·克洛嘉德好像看上去也不是很坏。”

泰隆拨了拨盘子里的煎蛋,“那你才见过他几次?”

卡特琳娜抬眼看他。“也没关系,匕首我是一定会随身带着的,”她的语调突然有些不易察觉的释然,“再不行我就逃回来,让他们得出我失踪的结论……然后就好笑啦,刃武世家的人还擅长‘消失’的秘技。”

“放心点,又不是去当囚犯。”她说。
 
 
所以他又何必浪费时间去听斯维因那个古怪老头讲点废话。泰隆一路走一路踢着人行道上的小石子,杜·克卡奥家的影子,这名号真是好笑,但总是比留在诺克萨斯贫民区杀人为生要好的多。杜·克卡奥家给了他奢望已久的归属感,像迷迭香叶的味道一样浓郁又遥远,他愿意为这付出一切。

他也确实是影子,作为诺克萨斯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刺客,几乎没有几个人见过他青黑色兜帽下真实的容颜。他走在诺克萨斯的大街上,手插在连帽衫的大口袋里,和天真无害的青年学生没什么两样。

太阳统治的晴朗白天他是一种人,黑夜的世界里他就是另一种人。
 
  
泰隆最后还是出现在了卡特琳娜的订婚仪式,以杜·克卡奥家人的身份。卡西奥佩娅把他带进去之后就没再搭理他,周围皆是碰杯和寒暄声,他向来不善于与人交际。泰隆靠在吧台旁,一遍遍扫视面前来往的人群,手里拿着一杯稠红色的调制鸡尾酒ㅡㅡ不过看起来并没有要喝的意思。

他没穿过几次正装,有些难受的扯扯自己的领带想松一松,结果只是拉的更紧,于是只能作罢。

隔着两位在假惺惺叙旧的肥胖政客,一个戴着圆顶小礼帽的短发女子快步走过。一绺挑染的红发,和别在腰间的佩剑。

就是她了。
 
 
中央的过道和花台已经布置好,穿着蓝色工装裤的灯光师准备最后一次检查彩灯。仪式马上开始,泰隆终于离开吧台。如果现在还没有跟上那位高价聘请皇家护卫的克洛嘉德先生,落座后再监视他就是难上加难。泰隆像大多数宾客一样带着自己那杯酒走进了人群中,他有节奏的缓慢摇晃着杯子,暗红的酒液一圈圈附上杯壁又褪下。

就像是酒会间的散步而已。他每一次普通的张望都恰好扫过菲奥娜的位置,还得感谢她高出一截的小礼帽。

还有十步距离,他能听见菲奥娜遇见熟人打招呼的声音。

五步。泰隆转到她的侧面,其间还和一位他并不认识的小姐莫名其妙碰了一下杯。

三步,他就在她的斜后方,可以看清她和那位克洛嘉德先生的侧脸。

彩灯连串亮起,他正要跟随他们走向座位区,右肩突然被人一撞。杯中的酒震动着,洒到他手背上。

泰隆稳住酒杯,手腕贴紧袖口恰好遮掉藏在里面的刀刃,刚想说点“没关系”之类的话。那个人停下脚步,用他盛着半杯蓝色玛格丽特的高脚杯碰了一下泰隆的酒杯。

“这位先生,这酒的颜色就像你的眼睛,可以稍后和我喝上一杯吗?”

他干杯的动作之稳,甚至连酒液上沿的盐粒都没被濡湿。

泰隆收回酒杯的动作僵硬了一瞬,与其说是他看清了面前这位搭讪者的长相,不如说是,先认出了他的声音。

刺客对于声音非比寻常的敏感度让泰隆在这一瞬间知道了他的身份,然而面前白色短发、看起来同样穿着不习惯的正装的男人要比自己自然的多。

他说,“如果你愿意,也许我们现在就可以。”
 
  
  
  
-
 
这确实在他意料之外,不过这场订婚仪式的安保措施也让他对那位就坐在面前的克洛嘉德先生干不了什么有实质进展的事情。比起这种可能是浪费时间的监视,泰隆更好奇为什么劫会在这里,说不定是和自己知道的那些线索有联系。

或者夹杂一小点私心。

即使认错了他的声音,但泰隆能记得他的眼睛。这双血红色的眼睛现在注视着他,不管是透过面具还是现在这样,他都能一眼认出来,泰隆突然胡乱想到了洒在自己手背上的那杯鸡尾酒。

他跟着劫走回了吧台边,看劫只是抿了一口那半杯玛格丽特后就放下杯子。

劫居然比他先问道,“你为什么会来?”

“卡特琳娜算是我姐姐…”

“你之前一直表现的不像是会来的样子。”

“有吗…?”

“刚才你的注意根本就不在他们两个对神起誓交换戒指这种事情上吧…”

泰隆沉默了一会终于想回正题,“不是,”他打断劫的话,“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TBC.
 
)一对异地情侣的故事 天哪我就是想看他俩公共场合不遮脸 劫哥的设定可能带了我的粉丝滤镜
 
)图个啃粮的刺激 吃劫刀的太太好少啊 狂哭

评论 ( 8 )
热度 ( 20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