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荒岛。」

幸会。
大一政治系现充,忙得一批随缘更。
我心都给金光四智和风哥哥。
乐意就写,情字第一,不委屈笔。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劫刀] Rosemary 3

- 预警: 盖卡党慎入 如有不适迅速点x
- 长篇 ooc 私设 雷是我的幸福是他们的

- 以后也许一周二到三更…最近还在码一篇别的圈的长文
  投喂催更狂魔劫粉情敌啊月@初见月 有借鉴她脑洞给我的故事线
  算是第一次写正剧向长篇练笔 求同好太太们的建议 私信评论都可以 感谢!
 
 
 
 
 
-

那位外交大臣克洛嘉德先生倒在台上抽搐了一阵便不再动弹,眉心的血孔狰狞着向外喷涌血液。

来宾席内女人们的尖叫充溢满整座大厅,夹杂椅子翻倒挪撞的声音。台下一片慌乱,晕血的呕吐的受惊想逃跑的,反衬的台上几位笃定的多。卡特琳娜和卡西奥佩娅早已退到后台。拉克珊娜只在自己那位叔父中枪倒地时惊讶了一瞬,她马上平静下来,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上前将台边的捧花后撤几步。菲奥娜收起佩剑,俯身检查了弹孔在那位克洛嘉德先生身上穿透的位置,“没救了。” 她对冲上台的急救人员语气冷冷,小心的跨过地上漫开的血污,走下礼台。

跟随医生跑上台的那位克洛嘉德先生的亲信家仆堵在台阶口,似乎还想争执,菲奥娜很是不耐烦的回答,“如果不是他执意要把扩音调到最响,我是可以听见枪响的。”

“你可以问台上任何一个人,我提醒过他不止一次。”她侧身靠墙戴正了自己的小礼帽,盯着那位家仆没好气的笑笑,“对于申请雇佣皇家护卫,德玛西亚法律是有介绍的吧,被护卫者需要遵守护卫的规章要求。第三纲第二条,集会时扩音设备的音量规定。这种老顽固何必请护卫,不如给自己裹个防弹玻璃罩子来得安全。”

 
听闻枪声,外厅的卫队破门而入,封锁包围了整个会场,十几个穿着深青色军装的士兵开始挨个对来宾核查身份。刚才离开座位的劫在混乱中不知何时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他拿起酒杯摇晃几下,依旧只是抿了一口。

来自比尔吉沃特的和平主义海运商人希科洛姆先生,军官核对着劫在名册和请柬上的假身份。劫摆出配合调查的姿态让他搜身,侧身时有意无意的向着泰隆的方向瞥了一眼。

他居然理解了这一瞥的意味,泰隆趁着人群的慌乱回到对面的诺克萨斯席位,卸下自己藏在手腕处的刀刃,塞进了椅背前被流苏遮挡住的夹缝里。

他无话可说,该死的默契。

关于作案者,劫只在泰隆的怀疑名单里呆了一秒就被抹去。光明正大的枪杀实在不是他的手笔。

泰隆回头寻找枪响的位置,如果没有差错应该是出于当时自己身后十五米左右的茶杯架。几乎在他得出判断的同时,一名卫队士兵高喊着举起他在茶杯间找到的一个微型炮台。

罪名被立即定到了这座炮台上,泰隆不以为然,他坐在德玛西亚席位的偏后座,离的这么近,刺客的本职又让他对声音的敏感超乎常人。连他都只听见一声模糊又短促的枪响,这即使是祖安最新的微型炮台也无法做到。

他不太清楚这次公然刺杀有什么意义,复杂又不见成效,目前为止只是中断了联姻的订婚仪式。刺杀者对大厅的布局极为了解,甚至在能够被推断是枪响的地方事先放置好了微型炮台。论放置时间应该在仪式开始后,为了不提前被发现和暴露意图。大厅人来人往,刺杀者需要心思缜密,神乎其技的枪法,还要冷静,也许还需要配上十足的好运气:厅内来宾几乎没人看到是谁开的枪。

几乎?

他没再多想,死的是德玛西亚方面的人,说穿了其实和泰隆毫无关系,但行刺的对象正是斯维因让他多加关注的那个男人。巧合的过头了,他回忆揣摩起斯维因几天前的那番话。

他决定在德玛西亚多留几天。

卫队士兵开始依次引导来宾离开大厅,他和劫走向了相反的两个出口,再没碰到过。
 
 
 
-

联姻因德玛西亚的外交大臣遇刺而暂缓。德玛西亚官员这几天忙的焦头烂额,还要接受诺克萨斯方面对于德邦本地安保能力的声讨。卡特琳娜暂时回到杜·克卡奥府邸,每天她都能在雕有金丝雀的铜质信箱里看到许多封打着“杜·克卡奥将军敬启”的信函。主战派希望卡特琳娜能出席瓦洛兰法庭审理,作为证人上诉德玛西亚政府,借此契机打破诺德两国的长期停火协议。

她拆阅了每一封信件,又原封不动的放回信箱里。

泰隆自她的订婚仪式后到现在还没有回过家。卡特琳娜非常喜欢用“家”这个温暖的词来联系这里和她那位孤僻的弟弟的关系,虽然对他来说这个词的灵魂所在已经消失了。关于他外出的原因,卡特琳娜可以猜出个轮廓。她同样也是刺客,同样对父亲的失踪怀有疑问,到合适的时机她会将匕首刺入造成这一切的策划者的心脏。

但不是现在,她需要等待。卡特琳娜明白自己在这件事中的重要性,她已经不是那个鲁莽行事的小女孩了。她理解并且相信泰隆没有第一时间告知她最新情报是有缘由的,她觉得他一定会竭尽所能处理好这些。

这种信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卡特琳娜忍不住笑起来,她从来不觉得父亲带回来的这位古怪的弟弟把他们当做家人。他冷漠孤僻又只对刀刃情有独钟,直到有一天在战争学院长廊上偶遇,他笑着给她介绍自己打了一架后认识的艾欧尼亚朋友。

笑得比看见早餐盘里没有煎蛋还要开心一点。
 
 
劫没在德玛西亚多留,久留对他在艾欧尼亚的教派稳定不利。发生在德玛西亚的这起刺杀迅速成为了瓦洛兰的大新闻和关注焦点,和劫离开的时间恰好重合,但凯隐问起时他只是说,去见了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

油灯的火光吞没了盖有两国印戳的伪造请柬和一张白色信笺。

 
 
 
 
TBC.

)猜猜是谁搞的大新闻 这个人出现过了
)推推剧情 他们马上又要再见了 我也好急啊…

评论 ( 10 )
热度 ( 8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