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荒岛。」

幸会。
大一政治系现充,忙得一批随缘更。
我心都给金光四智和风哥哥。
乐意就写,情字第一,不委屈笔。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劫刀] Rosemary 5

· 预警: 长篇慢热 黑泥阴谋论剧情 ooc 私设
 
 
 
 
-

潜入克洛嘉德府邸对他而言本身就不算难事,更何况这里现在一片混乱。克洛嘉德家不同意对外交大臣的尸体进一步尸检,因此和承办订婚仪式的贵族官员闹得不可开交。那几位官员每天都登临他们的府邸,名为劝说实为问责。

泰隆透过厚厚的防弹玻璃窗盯着那张长木桌。

看似平和的谈判,言语间的烟火气已经很明显了,他瞟见那个叫拉克珊娜的小姑娘在桌底悄悄握紧拳头。

承办方坚持认为克洛嘉德家有借此栽赃之嫌,这桩大事出的太是时候。盖伦在事发后的镇定表现和克洛嘉德家对国内外反响的妥当处理为他们赢得了不少支持,高层改组换血后他们家族的势力占据了近半个内阁,将那支原本压他们一头的贵族势力,借近期舆论沸沸扬扬的能力质疑,几乎彻底挤出掌权层。

这是比预计更大的收益,用斯维因的话说,这就是制造“意外”的魅力。

两家以人命争权的大戏固然精彩,不过泰隆没什么兴趣。他知道的唯一线索已经断了,如今只能跟紧这件事情的后续,得近且近。

将军失踪的无声无息,即使情报来源是斯维因,他也仅有放手一搏。

总比不知道该去哪里要好。
 
 
金发小姑娘情绪激动,使劲砸了一拳桌面站起来大声辩驳。

ㅡㅡ但是窗外的人知道得清楚,事发当天她展现出的神色和别人都不一样。泰隆见过太多人面对刀锋和死亡时一刹那毫无掩饰的惊慌,拉克珊娜在面对亲人中枪时露出所谓“惊讶”之前的短暂平静,不着痕迹,对他来说又显得尤为夺目。

他断定克洛嘉德家,至少是拉克珊娜,绝对预先知情。

拉克珊娜作为目击者最有发言权,这要感谢会场没装摄像头。长桌另一侧的官员从她刚开始讲话时的挑刺反对,到最后已经哑口无言。
 
 
 
在拉克珊娜站起的同时,窗外他的身影从树叶在墙上映出的那片阴影里隐去。

佣人都侍立在客厅外防备里面可能发生的意外,泰隆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来到了三楼的主卧。他背靠着墙壁侧步走近,刀刃贴紧手腕。

房门大开着,地上胡乱铺散了一沓待收纳的手稿和几个用来存放外交大臣遗物的塑料箱。这些没什么价值,他径直走向角落的书桌。书桌的位置正是窗外视野的死角,边缘翘起一层木屑的桌前加了挡板,座位靠墙。

他两天前就注意到这个地方。拉克珊娜负责收拾这房间里所有的东西,然而每次她进入房间后都会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将近两个小时。同一个方位,他在脑中构思过数十种可能,保险箱、密室、通讯电台……

结果就只是一个书桌。

他立刻撇去所有犹豫,这种状况下即便是他也不敢怠慢,随时可能有人路过这里发现入侵者。

桌上没有东西,书桌三层抽屉都没有锁。较宽的第三层里有个空玻璃杯和两个倒酒用的尖嘴锥形杯ㅡㅡ想不到那老头居然嗜酒;第二层空空荡荡;最窄的第一层躺着被钢笔压住的、一叠页脚卷起的稿纸。

他挪开钢笔,把稿纸拿到桌上。墨水晕进稿纸里显得厚重,应该是不久前才写完风干,所以不可能是那个老头的手迹。

拉克珊娜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

这些暂时都不重要,他迅速看完了整叠文稿。第四页第十二行,他把那根也许是作为记号的金色头发夹回去,把页脚按原样翻好放进抽屉,钢笔也归到原位。

其他地方再也没有和这件事相关的情报。

又路过客厅窗口时,那几位官员正从丝绒靠背椅上起身、礼节性的鞠躬道别。

他沿着墙壁慷慨投下的影子一路走回自己的临时住处,下午德玛西亚的阳光确实有些热情过分了。

去什么艾欧尼亚,简直有病,他咬咬嘴唇。
 
 
 
该有的道别礼行完之后,拉克珊娜一路小跑上楼回到房间。她在叔父的房间抽屉里发现了他之前曾经给她介绍过的魔晶。这几天她一直努力挤出时间把叔父和斯维因的那些通讯记录整理出来,有些魔晶还可以解锁,有些里面的内容已经事先被销毁。

还有最后一颗,她握了握衬裙口袋里躺着的一瓶指甲大小的浓缩液。那几个贵族官员今天来的比昨天更早,催促的佣人走进房间喊她下楼,匆忙中她把稿纸和钢笔塞进抽屉就跑出了房间,忘了把魔晶和浓缩液放回去。

幸好没出什么碰碎瓶子的大乌龙,她一边想着一边从抽屉里拿出杯子调开销毁液。

魔晶放映器正好把信件内容打在桌前的挡板上,她可以想见事情的大概。德玛西亚的政局错综复杂,诺克萨斯应该也是。对于叔父提前告知她他决意暗中破坏联姻来稳固克洛嘉德家族的地位,她劝阻无效后又很理解,她希望不要给事后留下任何把柄。这些信看到最末,就在斯维因最后一次来信中明确提到,一定有人会来寻找情报。

拉克珊娜条件反射的打开第一层抽屉,第四页她夹了一根头发来检验是否有人看过这些文件。

还在原位,她松了一口气,提笔把最后一封信抄下来,销毁魔晶,将整叠稿纸放进了她的保险箱里。
  
 
 
-

泰隆准备推门的手突然顿住,门里传来细碎的声响,不像是风声。

ㅡㅡ金属碰撞的声音。他立刻反应过来,房间里有人发现了他藏的刀。

这是杜·克卡奥将军以假名在德玛西亚购置的房产,他年轻时来德玛西亚完成任务时就经常在这里落脚,他接过将军一职后,这座两层小屋成为了泰隆在执行暗杀任务时的临时住处之一。他上一次来这里是三个月之前,房子里所有的布置都以简单实用为主,和这附近的德玛西亚居民的居住风格没有多大区别,也不存在吸引盗贼一说。问题是,这里只有他和将军知道,甚至卡特琳娜和卡西奥佩娅都不知道这处房产的存在。

但现在,有人打开了门,就在里面把玩他藏起的刀刃。

也许是他一直在找的人,想到将军,他稍微放松了警惕的推开门。
 
不是。

门里等待已久的杀手欺身上前,只见剑刃锋面的反光闪成一道弧线向他咽喉划去。他根本没有任何防备,全凭直觉侧身后仰。紧随剑刃的弧光带出侧颈一长道血花,饶是刀锋之影也只堪堪躲过了这最致命的一击突袭。

最多也就这一击了。

他丝毫没有因为受伤而停顿,右手手腕一抖翻过拳刃,朝上招架掉了后续对方直捣而来的一剑。对方连忙撤剑防守,一瞬间的空当眨眼即逝。但刺客之所以是刺客,泰隆根本不需要放过这个机会给自己调整攻势。

抢攻,他左手中挥起指尖等待已久的刀片,精准划开对方的颈动脉,这一击之下血液喷涌而出得更为壮观惨烈。那位杀手倒下的一刻的眼睛里闪过不可思议,紧紧盯着泰隆的背后。

他恍然意识到这一点,立即后退转身。

劫的手里剑上还带着血珠,身后不远的血泊里躺着一个同样执剑、装扮与门里那位类似的杀手。

“他们的方法很聪明,但我来的还不算晚。”劫用门外那个杀手的衣物拭去了武器上的血,起身走进屋内。

今天这里血的味道可能要有点重了。
 
 
 
 
 
TBC

))太相信一个人就是最大的弱点
))我爱拉克丝 大元素使让我一路连胜上分 恭喜刀哥打了一个漂亮的时间差
 

[一些无关剧情的废话]
最近忙着搞英语几乎就要坑… 但是吊在这种尴尬的剧情节点不更又觉得自己没素质。真的想尽力避免欧欧吸,不然我自己发之前通读会尴尬+你们看的也尴尬,所以写的hin慢。
昨天刚好百fo,给看这个文的同好单独加个番外的带梗点车(私信/这篇的评论下面 要是没有我就不写辣!),毕竟第一次写这种又长又黑泥的正剧向又是冷西皮,能码下去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依旧求同好评论/私信建议。投喂@初见月
 
 
 
 

评论 ( 12 )
热度 ( 7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