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步杀夷戮。

幸会。
电竞宇直林一铲,峡谷头号恶霸虫虫
喜爱金光四智和风逍遥
摄影手写说相声,写文水粉剪视频
文字随性,感谢喜欢。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平贼] 有理想

· 投喂@风雪惊骓的搞笑流嘴炮
· 胡乱脑补场景 国际三禁 请勿上升到真人

  
 
 
 
当年icon在微博发了smlz偷笑的照片后瞬间被拉黑,OMG双c恩断义绝。陈博因此思考片刻,给存偷拍的相册加了个锁,改名“美术绘画教程图”。

加锁干什么,退出相册后他自我反省到,也不是什么心有不轨,被看见也就落得个拉黑。可问题是,一张笑的都没拍到!还不如自己p一张。

抱芒果的时候它都会对我呲牙笑!
 
捂化帝王冰山任重道远,他心心念念, 顺势往沙发旁边挤了挤去偷看韩金的手机屏幕,一片密密麻麻的网格。

“我靠,你怎么还玩五子棋,老年人生活!”陈博震惊得连拍大腿。

韩金眼睛都不抬接着按手机,陈博在旁边继续指手画脚告诉他“你怎么不往这里下”“哇你这么走就要被惨遭针对了”。

屏幕中央闪出“胜利”两个字。陈博咬咬嘴唇,脑子转的飞快,“哎,我上一次玩这个是小学毕业前的事情了,菜也不能怪我。”

韩金面无表情关掉app去刷微博,回了他一句“不要给菜找理由”。

休息室里其他的吃瓜队友快要笑疯了,陈博觉得心里很苦,为什么他不按剧情走,按网传霸道ad爱上我的小说套路他不是应该眼神冷淡而后邪魅一笑什么的吗,怎么现实只有前一半。

差评,差评,ooc了!他愤愤的想。

他们俩有时会在对方的微博下面帮对方怼喷子、还有什么图证“smlz只会在pyl面前笑”、平贼洛霞双排一顿猛秀,但是当事人陈博清楚得要死,根本不是这回事,你们贼酱根本没正面对他笑过,上次被拍到的时候他在看微博!

陈博扪心自问,你的理想是什么,随即按开了手机自带相机。

他回答到,“我心地善良,不适合这种尔虞我诈的游戏,以前我都不知道回城可以按b,都是开着疾跑跑回去的。”

远处电脑前的eimy听到,笑的差点路过惩戒了小兵。

韩金牵牵嘴角,觉得有点好玩,但还是没笑,“嗯…我挺久以前排到一个锤石带疾跑,还把对面蒙多勾到我脸上,现在怀疑是不是你。”

不会的不会的,陈博连忙摆手,“我那时候的锤石都勾不中人的。”

谢天宇在休息室的另一头跟刘时雨叨叨说,等车来接等的花都要谢了我要融化了,听到对面在讲黑历史突然笑的瘫倒在沙发里,提高声音问陈博,“我听说你之前死歌玩的贼6,死歌本体。”

那是说我唱日不落的时候,陈博很生气,你是不是看消息从来不看上下文?

“怎么你的队友笑点都这么低啊!”他转头跟韩金抱怨,“你是不是每天在基地都莫名其妙看着一群人傻笑,哇,想想真的好惨。”

韩金说,他们在基地还好,可能现在只是觉得你比较搞笑。

你怎么就不对我笑,陈博腹诽道,我连张你偷笑的照片都没拍到,手机里唯一一张还是从谢天宇微博上扒下来的。

陈博思考了一会,“我跟你讲,有一次我抱着芒果,它居然对我这样!”

说罢手指扯着嘴角拉了个滑稽的笑脸。

看起来像个张牙舞爪的智障,韩金忍不住想笑,芒果知道它主人这样学它估计气的猫粮都吃不下,于是瘪着腮帮抿紧嘴唇正色道,“你能不能有点梦想,快闭嘴了,我憋笑憋的好累。”
 
“你怎么知道我特别有理想!”陈博咔嗒一下解开手机锁屏蓄势待发。

“你什么理想啊?”那阵想笑的劲过了,韩金又给他一个冷漠脸。

“天天看你对我笑。”陈博举起手机。

……他拍到了一个翻到天上的白眼。“那你还是做梦吧。”
 
 
 
  
 
 
FIN
 
没了,就一个小平费尽苦心想逗马哥笑马哥就是不笑的故事。 
 
pyl:  那算了,你还是亲亲我,你看,芒果开心了都会舔我脸亲亲我,让我感到这世上还有爱。
smlz: 那你快滚吧,去和芒果亲亲!
 

#选手打比赛训练真的太辛苦辣 所以老想摸他们的搞笑文 什么猫饼…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