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如何其?” “夜未央。”

👉偶尔出现,忙于学习

个人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手写博:@碧海潮生曲
摄影博:@江东日暮云

[昊翔] 最不浪漫主义 2

#原著向 傻白甜 欧欧吸 有私设
#开饭了 更一波 虾鸡八烤
 
 
 
 
孙翔带他去的是家网红烤店,身为烧烤店居然还有隔间,豪华的不讲道理。唐昊想起自己小时候离家出走,揣够了钱,往路边烧烤大排档油腻腻的白塑料凳上一坐,一挥手就是十串烤鸡翅。晚风拂面、烧烤的烟气转着圈儿飘上天、开过汽车滴滴叭叭的叫唤,都和他无关,他叼着鸡骨头像个观众,看人来人往,搂着腰的小情侣和露出肩膀纹身的社会人。他霸占着一整张桌子,铺满签子和鸡骨头,只是一个人。而后吃完才伤春悲秋没多久,就给自己娘亲拎着耳朵拽回了家。
 
唐昊讲的情真意切。孙翔笑起来,仿佛学生时代听了兄弟撩妹失败的糗事一般,“从此你下定决心要找个人陪你离家出走吃烧烤。”
 
唐昊白他一眼,“我当年是好学生。不过那次之后我就来打职业了。”
 
打职业之前跟家里吵上一架几乎是常态,作为新兴竞技项目,顽固的老一辈想也想不通对着个发光屏幕能竞技些什么。过分点的家长以为自己孩子中了电子毒品的毒,要送去电击治疗。唐昊家里还是开明的,这样一通闹下来家人怕他哪天真的出走、找都找不回来。他妈只问他为什么要打职业,唐昊梗着脖子,几乎揉烂了桌上的数学模卷,说,“因为我想。”
 
孙翔听罢感慨几句,回忆不太愉快,但结果是好的,于是在纸上又勾了十串鸡翅,说是致敬昊哥的出道血泪史。唐昊语气少有的平淡道,“年轻的时候谈谈梦想就容易上头。”

其实他心里最清楚,自己一直都是这样。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哇,你怎么二十一岁讲十几岁的事情就已经是‘年轻时候’了。”孙翔惊讶。

唐昊懒得跟他抠字,“孙翔小朋友,你帽子可以拿下来了,认真点菜。”
 
孙翔掀下鸭舌帽搁在旁边座位上,转着笔研究菜单。他的头发果然被帽子压乱了。唐昊看了一会手机,装作不经意地帮他拨开快要戳到眼睛的碎发。

隔间的装修有些回归自然的意味,周围布着绿色植物,密密地爬满了一墙。大概是假的,不然早被烧烤的烟熏死了。天花板上没有大吊灯,光都来源于隐在绿色植物后的小灯。光影绰绰竹树环合,让人生出与情人对月小酌的冲动。
   
臆想简直罗曼蒂克的无以复加,只可惜这是烧烤店。孙翔点完单,看了一会服务生是怎么加炭火的,又追问唐昊,“后来呢,有人陪你吃烧烤了吗?”

你怎么还给自己的推断盖官方认证的戳了?? 唐昊脑里想着怎么掰正他的理解,嘴上却没好气地回答得飞快,“你不是和我在吃烧烤吗?”
 
一个人你可以看到他很多面,但第一面是最重要的。这句话在朋友圈和空间的烂鸡汤里广为流传,讲缘分、讲一见钟情,巴拉巴拉举了一大堆红尘轶事的例子。浪漫归浪漫,孙翔是不信这个的,唐昊也不信。

他们在网游里第一次相遇就互撂狠话。当时唐昊和孙翔都在各自战队训练营。百花老牌劲旅,无冠但是屡次进入总决赛,在网游里是大公会;反观越云就高不成低不就,公会在boss争夺战里非常尴尬。
 
训练生没有联赛可打,每天完成训练任务后就是帮着公会刷boss抢素材。那次神之领域刷了个70级野图,越云公会运气好,训练营那群小鬼自己组的小队路过,正好撞到boss刷新,于是通知了自家公会,趁别的豪门公会赶过来前先开了起来。孙翔就是队里杀的最势不可挡的狂剑。牧师在后面加血,他卖血卖的更疯,耳机里只有重剑划破空气的声音,一边还高声道,“怕什么豪门公会精英团,我一个砍他们十个!”

牧师玩家被他的气势感染,跟紧了孙翔的狂剑,都不奶别人:“翔哥威武,明年出道了我也当你的绑定奶。”
 
然而有个魔道玩家眼尖,看见峡谷外远远的一队人影,鼠标移过去确认,发现不是自己公会来的支援,忍不住惊呼:“我靠翔哥你毒奶灵验了,百花谷来人了!!”

他话音刚落,手雷爆炸的光影已然铺了上来,一个爆缩式炸得他们阵型七零八落。“不会是张佳乐吧?!”战法玩家被自己想法吓得不行,直接喊了出来。

“百花谷一半都是弹药玩家好不好,现在季后赛期,职业选手哪有时间上网游啊?”孙翔又气又笑,“我还希望是张佳乐呢,能和他过两招。”

百花那儿的也不是什么精英团,巧的很,也是训练营的组队。大家都还没出道,天不怕地不怕一见面就打上了,boss被忘在一边。邹远的弹药虽然不走百花式光影的套路,但是多少有借鉴。手雷弹药开道,眨眼两队近战角色已经咫尺之距,他调整走位,自动手枪准心紧紧追准对面的远程。视角移动间扫到敌方魔道学者指尖夹着熔岩烧瓶,已经来不及提醒,下意识一发冰弹出手,向着魔道学者的攻击方向飞去。

唐昊的流氓见对面攻势被化解,箭步上前掷出麻针,直冲对面的牧师。耳畔却听见重剑袭来带出的风声,连忙侧身,崩山击与他擦肩而过。唐昊对自己信心十足,反攻只在一瞬间,抓着这崩山击打空的破绽,他的流氓又是一拧身到狂剑背后,抢出一个砖袭。

孙翔的反应也极快,料到这崩山击被躲开是大事不好,手速飙起来,取消技能再操作角色前跳,回头放出魔剑士低阶技能地裂波动剑,嚷道:“你胆子够大,敢偷袭我的绑定奶!”
 
唐昊哼了一声:“哪有打团不打牧师的道理,你想的倒美!”说罢开启钢筋铁骨,硬吃波动剑伤害也要抢攻。

两人战了好几回合,都掉到半血以下。唐昊觉得奇怪,怎么邹远的手雷一颗都没过来支援,立刻转过视角,看到小队里的其他人都围着野图boss在抢,顿时无话可说。原来就放着他们两个自己一边单挑玩儿去。
 
唐昊转回视角对孙翔的狂剑说道:“你还跟我打什么打,你看看,你们牧师和魔道都已经扑街了。”
 
孙翔一边追着唐昊往boss那里赶,一边还要怼上一句:“你是不是不敢跟我打了!等我以后出道要是碰上你,把你的流氓头都打爆!”

“……,”唐昊气的一噎,流氓突然停步回头拦山虎,“我告诉你你别膨胀,在你们那个训练营无敌算什么厉害!打就打!”

随后单挑的两个角色先后灰飞烟灭在支援精英团的远程轰炸中,也算是走了不打不相识的俗套路。
 
孙翔拿起面前烧烤架上一串烤熟的对虾,撒了孜然粉塞进嘴里,对唐昊说:“别的不提,那会跟你单挑我真的有点棋逢对手的感觉,挺开心的。”
 
唐昊把鸡翅转了半圈,答道:“你乐个什么劲,最后boss还是我们的团抢走的,我们俩什么都没干,就灵魂视角飘在天上喊666。”

“很浪漫,两个人一起在天上俯瞰峡谷风光,还不用怕被偷袭。”孙翔辩解,“后来第七赛季联赛上也没和你打过,没能把你暴锤,可惜了。”

唐昊气极,抄起一串鸡翅装作要戳他:“你怎么和以前一样欠揍啊?”

孙翔拿着那串对虾喝道:“刀下留人!你看我都陪你吃烧烤了,这是多深厚的感情啊!”

两人笑着互骂了一句“有病”,低头啃起了自己的虾和鸡翅。
 
 
 
TBC

这烧烤要吃到啥时候啊…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