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步杀夷戮。

幸会。
电竞宇直林一铲,峡谷头号恶霸虫虫
喜爱金光四智和风逍遥
摄影手写说相声,写文水粉剪视频
文字随性,感谢喜欢。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倚天剑x白虹剑] 难断

# 场景是《倚天屠龙记》中六派围攻光明顶,剧情魔改请勿代入原著设定,我流solo场。
  
 
 
山下正是吹暖风的时节,该有花开草长的温和,到了昆仑光明顶上空反而冷风猎猎,瞬时天光转暗风流云涌。武林六大派众人当然是不信什么天命注定的,这番变化只引得他们靠近了中央、推搡着为一睹场中对决。
 
不料这对决竟真如这天气般,那藏毒*终于瞅准空当疾疾一退、从剑光中脱出,手中折扇一抖斜步抢到白虹侧面。白虹反应极快,立时扭身撤剑横在胸前。他所执长剑在江湖也是出名的利器,剑身漆黑、雕着暗金色纹路,剑锋却是银亮本色,又锋锐至极,挥起破空之音更胜龙吟清越。他剑走轻灵,剑势本就极快极猛,再配以自创剑技“鹰击长空”,当真如骤生白虹划破眼前景、眩得人无力抵挡。
 
藏毒已然吃过了他剑招的亏,知道绝不能再让白虹先手出剑,右手五指一屈,当即使招“鹰蛇生死搏”,大喝一声、骂道:“我今天就来教教你这鹰爪擒拿学不像的小贼!”,伸手朝白虹右肩抓去。白虹往后堪堪避过,见藏毒左手摺着折扇暗运内力,心中暗道“不好”,连忙挥剑攻去。
 
这藏毒人称“神机子”,最是诡计多端,什么下流招数都使得出。白虹这一剑直取他丹田,藏毒不躲不避,折扇尖一指喷出一股毒粉来。幸而白虹早有准备,顺势闭气转头,那一剑仍旧不歪不转,霎时剑尖没入藏毒胸口数寸,鲜血飞溅。藏毒脸上满是不可思议,踉跄几步,向后倒去。
  
白虹抽了剑冷笑一声,剑尖指着那藏毒的脸,只见剑尖上的血液迅速淌到他脸上,剑身已是干干净净、一丝血迹都不见。六大派的人群惊得只骂白虹心狠手辣、杀人后还要多加羞辱。身后明教众人不论躺着还是站着的,都大声喝起采来,大呼“法王剑术天下无双”。白虹也不理会,俯下身左手去探他鼻息,而后站起朗声道:“你们这不识好歹的掌门还有两口气,快快来人带下去罢。”
 
华山派门人见状连忙上来扶起掌门,看着白虹的眼神里满是畏惧,抬着人急冲下了石台,生怕掌门神智模糊间再说出什么毒话来、惹得白虹痛下杀手。
 
白虹挟着藏毒的折扇,簌的一声将扇插入土中,又拱手道:“这剑又饮过华山掌门毒血,白虹之气更胜往昔。峨嵋和武当,敢问哪一派先请?”
 
武林六大派阵中俱是人心惶惶,上这光明顶时只道明教自相残杀已无能人,圣火令远走波斯未归,正是一举歼灭的好机会。不料这早已叛出明教自立门户的镇派法王又会在此相助,锐不可当连败四派掌门,剑招之凌厉让人脖颈发凉。
 
山中冷风又起、宛如为他助兴,吹得白虹衣摆长发飞扬,潇洒傲气更甚,唇锋微勾丝毫不见温和,反倒冷然如利刃尖刀,扬眉间也只存邪气。台下人人噤声,独独听得树随风摇、山里回音。他执剑立在台前,一时竟无人敢再近一步。
 
阵中后方一人忽高声道:“难道我们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就落得这个下场吗?倚天呢?武林中剑术至尊难道担个虚名,就甘愿看这魔教小鬼拿我们耀武扬威吗!”
 
白虹不收冷笑,双手握剑朝台下作个揖,森然道:“那倚天前辈,请了。”
 
经他一语,人群渐渐动起来,零零碎碎有人附和,声音越聚越大。倚天只得上前一步跃上石台,并不回头,直直望着白虹的眼睛。他双瞳本是同他剑上纹路那般沉着明朗的暗金,如今眼底却沉了一抹红。
 
倚天扶着腰间剑柄,语气柔声如闲谈,说道:“你连挑四派掌门,这魔教如今本与你再无关系,你这般对他们已是仁至义尽,何苦一再强求自己。”
 
明教五行旗下教众站得近,想起不少兄弟都曾丧生于倚天剑下,听闻倚天这话便再也按耐不住,纷纷鼓噪道:“你不过徒仗一柄利剑而已,剑法可比我们法王差的远了!其实一招半式也挡不了!”
 
白虹心下却是清楚,自己数十年不靠剑法取胜,如今再出鞘,抵御别派的与斗之人是绰绰有余,但要对上倚天,他的胜算至多三成。不过此番关乎教派存灭,只有拚命一试。他面上仍无波无澜,微一皱眉,缓缓道:“倚天前辈,不必多言,在下决与明教共存亡,还请拔剑出招。”说罢手中剑尖一点斜斜刺出,正是那昆仑两仪剑法的“峭壁断云”。
 
倚天微怔,左手捏个剑诀,右手一翻拔剑出鞘。众人皆不由地叫出声来,只见他抬剑似信手一挥,用剑身格开了白虹这一剑,双剑相触之时轻轻一抖,运起内力将白虹手里长剑震上空中。青色剑光清冽如芒,人群中有高手认出这招,高呼道:“是峨嵋派‘黑沼灵狐’!”白虹顿觉右手虎口酸麻,足尖轻点、飞身夺剑,靠着下坠之势从半空直刺他心口。倚天侧身避过与他拆招,剑去虽势不可挡却都有意相让、留了三分力道。
 
两人在台中相斗到约摸四十回合,台下众人无不心下凛然。场上两人不论攻势守势都迅捷无伦,剑光翻飞有雷电之威、又速如天神行法,教人无暇琢磨。虽然过去已久,兀自余威逼人,竟无一人敢出声喝采。
 
旁观者不知,而倚天早已了然,连斗四派掌门后白虹的内力几近耗竭,若是自己再多使一分气力就可轻松破开僵局。他本无杀心,长剑一起,剑尖颤动,四方八面登时被剑影包围,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武林各派在这虚实相生的剑技上各有千秋,却无人能出其右,当下见到倚天这精妙剑术、不由自惭形秽。
 
白虹对这剑技并不陌生,只是倚天出剑极快、难以辨识。此刻不容半点犹豫,他随即横下心来、执剑再闯。那剑光好似无穷无尽,似虚非虚,根本无从下手。待到剑势渐缓,他眼见倚天剑锋将至,连忙挥剑格挡。
 
众人只听闻当的一声,白虹手里长剑已被倚天斩断。倚天道:“如今我赢得你,你可退让了,不必再袒护魔教。”
 
白虹将断剑掷在地上,笑道:“但教我有一口气在,不容你们杀明教一人。*”他话音刚说到那个“不”字,伸掌去取倚天肩上穴道。倚天剑身拍开他手腕、冰冷剑尖直抵他咽喉。
 
他又重复一遍:“你退开罢。”
 
白虹半步不动,依旧护在明教众人身前。他闭上眼,像是所有濒死的人一样,此刻他毫无畏惧,反而微微笑了起来,却是涉世以来最真诚的一笑,这世间一遭往复终于要到了末尾,总该回忆些什么。
 
他能回忆什么?江南船中那一壶浊酒,或是曾并肩看烟雨渺渺蒙蒙,听歌女吟道“月光如愁相隔如天遥”;这些太绵长,他是不愿自己刻意去想的。如今一幕幕流入他脑中,他轻轻叹一口气,脖颈迎上倚天剑尖,声音却清朗:“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倚天神色凝重,握着剑柄的手似是再也使不上力。台下欢呼四起,直道“如今不见屠龙,倚天一出无人争锋”。明教教众俱知今日大数已尽,各自挣扎坐起、随着左使庄重念颂经文。
 
他闭起眼不敢再看,双手聚起内力,迟迟一剑刺入白虹左胸。剑尖霎时染上一片殷红,鲜血飞溅有如泉涌。他脚下再无半点劲力,猛地跪在白虹身旁,虚虚扶着那剑。白虹强撑起来、伸手去抚倚天脸侧血迹,抹去他泪痕,轻声带笑道:“死在你剑下……也罢。”倚天偏开头不加言语,起身拔出剑来,不等剑上血迹流干便收剑入鞘。袍袖一拂,转身翩然下了这光明顶。众人欲加劝阻,只见一袭白衣已然没入林中、消失不见,甚至不回望一眼。
 
而后圣火救教及时,挽狂澜定四方、一人敌万人、明教重整旗鼓称霸武林等等,都是后话了。
 
只是从此江湖无人有缘再得见倚天剑出鞘。
   
   
后人评倚天,向来剑中至尊,白衣胜雪眉目如画,出剑刹那风华千古无人可当。情义藏在剑光底,只见剑招璀璨缤纷似落英,心念是暗流难辩,本削铁如泥自后却再未出鞘,于是世代只闻侠骨不知柔情。仰头笑问天际白虹为谁生。
 
后人评白虹,傲骨铮铮从不低头,眉眼是昆仑山尖不融雪,一般脱俗一般冷。行事辛辣带棱角,不输剑锋凌厉,潇洒磊落如清风穿林去不带片叶落。仗义担当不负一生信仰,剑断而意气难断,称得上豪杰英雄。抚剑轻道云里流光倚天齐。
    
倚天剑虽穿云断月,这世间终究有物是断不得的。
 
 
 
  
FIN 
 
* 藏毒折扇,是我按梦间集设定私设的华山派掌门,游戏没有这个角色,总之不管这个炮灰也没影响就是了:-D
* 《倚天》中张无忌的话。
* 明教经文,教众身死之前要念的那段。
 
>>倚天白虹有英雄相惜,各怀信仰只能你死我活。倚天我觉得是情种,对白虹是周芷若对张无忌的“倘若我问心有愧呢”;白虹我一直觉得他薄情但不寡义,兄弟义气和信仰看得比什么都重,实在难说他风流,该是那种自然而然的“不知为何竟愿与他在这荒山野岭里走上一辈子”。
以上胡扯一通,梦间集里立绘最喜欢他俩!!求大家吃我倚虹安利!!

评论 ( 14 )
热度 ( 36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