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步杀夷戮。

幸会。
电竞宇直林一铲,峡谷头号恶霸虫虫
喜爱金光四智和风逍遥
摄影手写说相声,写文水粉剪视频
文字随性,感谢喜欢。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黄喻] 理亏

# 架空武侠pa片段练笔。速涂几段只为帅一帅天天,黄少侠坠会撩了!! 思路凌乱,胡搞一通。给老婆@风雪惊骓
# 又名: 记一次烂尾的英雄大宴。
 
 
在座众人抬眼只见冰蓝剑光闪动,一柄长剑倏忽刺出、指向那手执重剑的男子的左臂。两旁年纪较轻的门徒不禁“啊”地叫出声,随即慌忙捂住嘴。使长剑的少年身法极快,手中剑舞不停,不待剑招用老、腕抖剑斜,剑身一抬便直劈向对方的脖颈。
  
那执重剑的男子看似与他相仿年纪,一举一动却老成得多,面上神态自若,将重剑一挥,来势虽缓却带起一阵劲风。双剑相击时铮的一声脆响,重剑着实占了优。少年手里长剑颤动嗡嗡作响,但见他双手握剑,剑尖朝上竖在身前、身形仍旧不动。众人听得他笑道:“如果一味被动防守的话你是赢不了我的,不如放你出两招玩玩,总是我攻你躲,多没意思呀。”
 
座中各人心下哗然,但碍于这少年身份不凡,只敢悄悄议论。坐在正中首席的黑衣青年放下了翘着的腿,身子往左边略斜,靠到一蓝衫少年旁边,低声道:“你瞧少天几成胜算?”
 
那蓝衫少年放下薄胎茶杯,动作文雅至极,目光不离场中对决,同样压低了声音道:“现在胜负未分,还需多看一会。”
 
黑衣青年不依不饶:“喻文州你真没意思,我就让你随便猜猜。”
 
场中剑光霍霍夹着风声,那重剑男子本就有意在这英雄大宴上露一手武功、加之方才被嘲得耐不住,果然主动发招。黄少天不住闪躲,抓着空当出剑,转眼已拆了四五招。喻文州微微一笑,说道:“你叫我猜,那当然是十成。”
 
黑衣青年意味深长地“哎呦”一声,又坐正了身体望向相斗的两人。
 
黄少天手中长剑“冰雨”,位列江湖名剑之首,是削铁如泥的利器,去势轻灵似光,剑气凌厉若凝冰。那男子握着重剑大喝一声,往他下盘砍去,当真掀起一道旋风。黄少天赞了句“好厉害”,却是足尖一点,轻巧跃起,稳稳踏上那重剑的剑身。众人齐声喝采。那男子惊得脸色煞白,右手一翻连忙抽剑砍去,已然迟了,黄少天左手剑诀斜引侧身闪过。那男子还欲再追,转了一圈,只觉眼前恍惚、身遭人影竟足足有八个。他心下一片茫然,感到背后有人拍他肩,急急回头,胸口正抵上了冰雨剑尖。
 
黄少天撤了剑,朗声道: “你剑术已经很不错,不过我更出色。”
 
这使重剑的男子的确老成,输也输得坦荡,双手抱拳道:“黄少侠剑术与轻功果真举世无双,不负‘剑圣’之名。在下有幸一见,心服口服。只是想问这最后一式是甚么招式?” 
  
黄少天奇道:“蓝溪派的剑影步,你难道没见过?”
 
此言一出,众人心下一凛,皆暗暗惊道这剑影步竟能如西域幻术一般以假乱真眼花缭乱,若是自己定然万万不能抵挡。当下无人再敢上前向他挑战。
 
那黑衣青年又坐不住,侧到喻文州身边,还没开口就被黄少天看个正着。黄少天不和他客气,三两步冲到他面前,道:“叶修,你是不是刚才又趁着我忙对我们阁主说我坏话,告诉你我都看见了!”
 
这坐在首席之位的黑衣青年正是当今武林盟主叶修,二十来岁年纪对武学的研究已然是一派宗师的地位,在江湖上人人敬服称奇。他为人却毫无架子、亲切得很。黄少天这番胡闹他也不恼,正色道:“我哪敢啊,你问问你们阁主,我一直都在夸你。”
 
黄少天顺势在喻文州身旁空位坐下,虽觉理亏,嘴里还是咕哝个不停:“轻声轻气的肯定不说我好话,不过说了就说了我也不在乎,今天出剑准头有点差是真的……”喻文州再也端不住那副严肃,笑道:“他真的是夸你。”
 
场中中草派弟子在向自己崇拜的前辈挑战。眼前虽刀光剑影迅捷至极,两人俱是兴致缺缺,碍于蓝溪派颜面却又不得不装出稳重认真的模样。黄少天目视前方,底下手一伸捞过喻文州的茶杯,对准他喝过的位置啜了两口,得逞般看看他。喻文州依旧笑得温和,在桌台挡住的地方狠狠拧他一把手背。
 
黄少天轻呼一声,凑到他耳畔,鼻息浅浅喷在皮肤上,只道:“阁主心狠手辣,佩服佩服。”喻文州偏过脸看他一眼,声音沉沉如同裹了蜂糖:“剑圣承让啦。”
   
这中原武林的英雄大宴往往在夏末,老一辈人原意是要让各派英雄豪杰暂且放下争锋称霸的念头,一同聚一聚。不料挨到几年前叶修当上武林盟主时一通胡搞,把这英雄大宴俨然变成了第二场论剑。眼见这挑战之人愈来愈多,叶修一拍桌子,场下顿时安静下来。
 
只听得他道:“各位不要着急,今天就这样,明年再来,明年再来。”座中顿时嘘声一片。叶修又瞟一眼左旁,喻文州仍是笑得如和煦春风,黄少天连连替叶修帮腔:“是了是了。君子单挑十年不晚,天都这么暗了,明年再来,明年一定让你们打个天昏地暗!”
  
众人闹腾一会后还是散了。宴后黄少天同喻文州骑马下山,马蹄缓缓踏在林间覆了一层细密绿草的小径上,声音说不出的舒服。他叹道:“这山林中此刻没有飞花,甚是可惜。”等了一会不闻答复,他转头,望见喻文州居然在走神。
 
他像是得了什么不得了的乐子,玩心大起,驱马靠近过去,运起轻功落在喻文州身后,双手一合遮了他眼睛。只是喻文州也不反抗也不接话,噙着那散不去的微笑。黄少天觉得没劲,嘟囔道:“你怎么这么无聊,有什么好笑的……”
 
喻文州被他捂住的眼睛眨了眨,睫毛蹭得黄少天手心发痒。黄少侠一代剑圣,天不怕地不怕,却是最怕痒的,忍不住松开手伏在喻文州背后笑起来。
   
马一路踏着碧草下山,山中好似只余这阵阵马蹄声。黄少天搂着喻文州,没什么来由的,也没有人来问他理由,就是永远都不想再放开了。
  
心中那些念想,说不清道不明,像是梅雨季氤氲粘稠的空气一般,本就是讲不得理的。黄少天向来自问不是轻浮之人,他于喻文州的感情,谈心悦未必过泛,讲风月之雅难免嫌弃矫情。他离不开他、甚至是强横到理亏也不罢休的,心里有块空缺,恰恰好好,只有他能填补。
  
古今多少豪杰英雄败于情,又多少因情深而名,他自觉如何舌灿莲花也无济于事,不如一气潇洒由心,爱便是爱了。
 
 
  
FIN
 
>>鱼鱼: 计划通。
>>好心疼他们的马! 其实我只是好喜欢写天天打架……天哪。
  

评论 ( 10 )
热度 ( 48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