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荒岛。」

幸会。
大一政治系现充,忙得一批随缘更。
我心都给金光四智和风哥哥。
乐意就写,情字第一,不委屈笔。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双玄] 回南天

# 黑水的骨龙死了,悲痛欲绝,速涂篇正奶糖甜一下可能在皇城那儿的双玄。一篇爽文,不管即将到来的打脸,无所畏惧!!
  
  
   
白日闻鬼哭,大不祥也。
   
皇城大街上鬼魂怨灵哭杀喊叫,却是引得过路人又恐惧又好奇。僧人、术士、道人,和乞丐这种再过八百年也不可能一起共事的群体,以一种极其魔幻又令人费解的形式,手牵手围了圈浩浩荡荡霸占了整个路口。
   
是人阵。不过路人并非此道中人,也不晓得什么阵啊法的,一个小孩儿还用冰糖葫芦吃剩下的棍子指着人阵,激动道:“啊!他们在玩切西瓜!我也想……”说到一半便被大人捂了嘴拖走。路人可能不懂此间奥秘,但阵里黑气缭绕、厉声嘶吼的怨灵,他们是真真切切看得见的。
  
当真天昏地暗,不知皇城气数够不够挺过此劫,谁心里都没底。
  
花城和谢怜已经离开有些时间了,人群没了指挥,渐渐散乱起来。那头一个十五来岁锦衣华服的小术士站的腿酸,俯下身跺了跺脚,怨灵瞅到机会,聚作几股、一窝蜂的往那里涌。隔得不远的师青玄急得跳脚,呼喝道:“哎!那里,谁有符啊快帮一把!”
   
那道士“天眼开”应了句有,一把黄符打过去,迸开火焰,怨灵前突之势稍缓。师青玄实在是着急,方才一个激动忘了自己还瘸着一条腿,重心不稳往左边跌去。左边的那乞丐像是被揪了心,全身一颤,连忙松了手去扶他 。
 
谁知满阵怨灵灵敏得很,立马感觉到了人阵的漏洞,全体转向扑将过来。师青玄低着头,跌跌撞撞还没站稳,左边那乞丐一把揽住他腰让他靠过来。眼看怨灵即将破阵而去,那乞丐只一抬眼,怨灵们好像受了什么莫大的惊吓,忽然顿住,而后又回头各自飘散去了别处。
   
师青玄终于找到平衡,抬头就看见这一幕,不由奇道:“他们怎么跑了?”
  
旁边乞丐又握紧他手,笑道:“大概是老风你之前做过神仙,身上有仙气,寻常小鬼近不得身!哈哈哈哈哈……”
   
师青玄闻言先是神色不经意地一暗。他甚至自己都没意识到,然而旁边的乞丐立马止了笑。师青玄以为他刚刚所言是调侃自己刚来时候的胡话,脸颊一烫,佯怒道:“笑什么笑!别闹别闹,当心被鬼咬!”
  
他话音未落,只听天眼开道:“怎么突然这么亮?天上是什么?”
   
当空悬着的不是太阳,倒像是人形,火烈灼辣的温度一波一波往地面袭来。阵中怨灵齐声嘶吼起来,似乎是在附和什么。师青玄身旁那乞丐眉头越皱越紧,撒手把师青玄往后一挡,道:“你快走,躲着别出来。”
  
师青玄莫名其妙道:“大家都没走,我怎么可以走啊!”
  
那乞丐几乎是命令的语气,森然道:“别问为什么了,是白无相,冲你来的。”
  
师青玄听到白无相冲自己来,先是一惊,转瞬又回过神来,一个皇城的普通乞丐,怎么可能知道白无相,还知道来的是他?连忙问道:“你是谁?!”
  
那乞丐后退一步出了阵,他与师青玄旁边的两个乞丐顺从的拉住手补了他俩的空。他深深望了师青玄一眼,一刹那师青玄觉得那目光居然无比熟悉,但又模模糊糊说不清楚。正寻思间,听得那乞丐淡淡道:“我以前认得你。”
  
师青玄不明所以,刚要去拉住他。那乞丐步伐竟是极快,好似才迈两步,已走出很远。又行几步,他蜕完了那身乞丐的行装,已是截然不同的样子。那人似是无意往后一侧,师青玄眯眼看他,强光映得他面容越发苍白,墨画一般的眉目,师青玄看他看了几百年,唯有此刻杀气外露得不可一世。他一袭黑袍衣摆随风舒卷,虽风沙大作,他负着手巍然不动,好像大难临于天地之间,他一人便可挡。
   
师青玄一时不知自己该有什么表情,嘴角扬了又压下去。果然是他。
   
君吾竟是开了缩地千里而来,直接要让这火人一般的巨像毁了皇城!
   
贺玄手指微动掐了个法诀,到底是在陆上,水鬼的法术大多都没什么用。师青玄蹲在远处焦躁地揉着手心,心道两个绝境鬼王对上的胜算本就难说,何况这里还不是他的鬼蜮……想到这里他又突然有些懊悔,一拍脑门,怎么老是在想他!想想地上这五百多个平民啊!
  
但见远处贺玄手掌一翻,他周围的地面蛛网似的开裂,岩石碰撞交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涌动。那巨人距离地面不到二十米时,他将四指朝天向上一抬,众人只听闻一阵巨响,地下竟是有水撕破地面、翻涌而上,水色隐隐发黑,直冲云霄对上那火人。组成人阵的众人皆是惊呼,有几个知道些神鬼秘闻的道士却吓得几乎腿软。
  
那道士天眼开像是被人闷头打了一棍,颤声道:“这……这是绝……绝境鬼王……黑水……沉舟??居然以……以皇城下水……为鬼蜮??”
  
皇城下有暗流与护城河相通,百姓都知道。但这地下水也能为鬼蜮,受水鬼操控,千百年来还是第一次。绝境鬼王如此强悍的法阵,竟然是为了救皇城,料谁也难以想通。
  
师青玄沿着街边坐下来,像是看呆了,动也不动,直直望着那个方向。
   
君吾哪肯这么容易就被挡住?帝君灵力何其强劲,直冲而来的水流虽将烈火冲弱了下去,但那巨人下坠的势头不减,他甚至颇有闲心地同贺玄打招呼道:“地师大人,别来无恙?”
  
贺玄头都没有抬,不知道是懒得回还是确实没有余力。那水流越发肆意,边缘附近的水螺旋而起,状如神话中的地狱恶鬼九头蛇一般,发出尖锐的水啸,扬头张口似要将那巨人吞没。众人预料中的皇城被水淹根本没有发生,附近地面上几乎每一滴水都被汇入法阵,在魔火炙烤下化作水汽。
  
水克火是真理,可倘若水少火多,便是火克水了。
   
他的分寸好像一毫不乱,君吾进一寸他用水挡一寸,绝不抢占先机猛攻,靠着皇城那些水且战且退。君吾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猛地一退,向后望去。远处千万银蝶飞舞,隐天蔽日,那尊巨大的太子悦神像紧随而至。
   
花城和谢怜到了!
   
……
  
那日一乱后留给皇城的唯一副作用就是漫空水汽蒸腾。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潮湿温吞有如回南天。贺玄一看见花城就收了法阵扬长而去,把剩下的烂摊子全都丢给了花城,也不管君吾到底被引去了哪里。他径直往皇城大街那儿走,师青玄依旧坐在路旁出神,见他来了也没什么反应。贺玄在他面前停了一会,师青玄像是没看到似的,连眼都不抬。
  
贺玄顿了顿,转身欲走。师青玄突然冲着他的背影出声道:“你怎么来陪我当乞丐了?”
  
贺玄隔了许久,背对着师青玄不耐烦道:“欠花城钱,还不起了。”
  
师青玄站起身来,支支吾吾了半晌道:“那个……谢……”
   
贺玄听他半天都说不出几个字来,忍不住转过身。谁知师青玄和他站得极近,转头后近乎是脸贴着脸,师青玄的鼻息洒在他脸颊上,一种奇异而暧昧的感觉,鬼使神差地,贺玄略微低了头去吻他。没有唇舌之间的攻占厮磨,只是很浅的一个吻,小心翼翼,离开时轻轻在他唇瓣上咬了一下。
   
师青玄顾不得自己红透的脸,满心只感觉自己应了自己那句“当心被鬼咬”,不自觉地咧了嘴笑。笑完再想解释又觉得尴尬,一时半会想不出话来接,听得贺玄在他身边低声道:
  
“寻常小鬼近不得身的风师大人,多谢你借的法力了。”
  
师青玄噗的一下笑出声,在他肩上猛拍一掌,高声道:“走,去皇城最好的酒楼喝酒!”
  
  
  
  
FIN
 
))黑水: 那完了,又要问花城借钱了。
团战大头戏肯定留给主角,活泼一点,毕竟是要追求he的!!皮这一下确实很开心!!!

评论 ( 36 )
热度 ( 592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