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步杀夷戮。

幸会。
电竞宇直林一铲,峡谷头号恶霸虫虫
喜爱金光四智和风逍遥
摄影手写说相声,写文水粉剪视频
文字随性,感谢喜欢。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罪笔诏。

一个农历年终总结,极个人,叨点写文的事情。
  
昨天刚写完一篇长文,翻了一下字数统计,换在app里写的时候大概11月了。2017写了3w5,加上直接在lo写的大概也不会超过6w,今年两个月写了4w3,低产如漏水龙头,大概是想把农历年的咸鱼总字数提提吧。

刚写文的时候是有一种创作冲动,这个冲动直冲到现在,拿起数学作业就脑洞如井喷出现,可还是拎得清的,知道自己才气灵光有一点,但实在不是值得摆弄的那种。十几来年文学上最大的成就还是小学六年级得了冰心文学金奖,结果后来初中高中沉迷电子竞技至今未归。记得最清楚是初中一次参加市作协的会,给了我一千奖金,那时候对我真的是巨款,喜滋滋得不知今夕何夕,有个五十来岁的女作家对我说,但你还是要走高考这条路的。

到底少年自负凌云笔,不识天高地厚,仰头一瞧万丈华山不过如此,我写点琐碎的破事也觉得自己才情惊绝、整天扣在小小细节里写东写西。我心里豪言壮语,我可以考匡班保送。

后来匡班也不能保送南大,这是后话了。我初二去和一群初三的人考匡班,分数记不清了,在班里还行,离录取线总归差的老远,物理50拿了2分。

现在想一巴掌拍死当年那个膨胀成猪又弱智的我。

不翻陈年老帐了。去年一年开始正儿八经写文,写了一篇一篇,和不少太太讨论研究怎么修改、聊点创作里的问题,每次敲完“FIN”三个字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写的什么玩意儿,该去多读书。

读就读了,我还不喜欢看语文附加名著。

一年里对我文风文笔,创作思想影响最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前半年看的金庸老先生,我花了两个月看完了他所有的武侠,一直都在模仿他那种好似信笔一写就让读者心跳紧张不已的武打场面;还有一个是小甜甜p大,第一次读到杀破狼的时候觉得自己实在相见恨晚,上学时候看回家也看,简直难以想象这样优秀的作者和我可能也差不了很多岁。pp的文字读来很舒服,严肃不失轻松,构架很大,讲道理也特别容易让人彻悟,大概这就是神仙吧。

看了点书,我就更想写,更想去从那些神仙的文字学到点什么。我个人极其不喜欢写傻白甜,普通甜饼缺少人物塑造遮掉名字都不知道是谁的那种,我两小时抬笔胡扯能写五千。然而有时候水平摊在那儿无可避免,总想讲点什么能让读过的人记住的东西,越是想,越是觉得自己讲不清。别人的瓶颈期卡完就是提升,我的瓶颈期仿佛长成长颈瓶,写来写去都不满意,翻来覆去改、最后自暴自弃的还是发出来了。有个理论是说写文章三个阶段“朴实-华丽-朴实”,我觉得自己是读完武侠古风学着写的时候,摸了摸华丽的窗户纸,看见这个理论,忙着又去追求朴实,结果从阶段二往一退。

文字和经历大概是挂钩的,去了不少地方,文风也变了很多。几年里去了北面的塞罕坝骑马,去了最西的帕米尔,一天车程去最西北的小城白哈巴,在喀纳斯替一个当地小妹妹抱了会小羊,跟了一个藏族朋友开车从拉萨去阿里,看了羊湖鬼湖,也看过信徒绕山。自己在最温软的江南天堂苏州里,想着是塞上黄沙遍天、我策马扬鞭。

契诃夫说,任何头脑健全的人都应该千方百计的回避写作。可是我手写如狗爬,画画停留在火柴人阶段,唱歌跑调到日不落,数学看见就困,还能干什么呢。

写同人的时候日思夜想,一路都是几个太太们鼓励着走的,渐渐也觉得开心。和朋友开玩笑说做梦都梦到黑水沉舟,其实是梦到过一次,就一次,一身黑衣冲我回头伸出手,我原地飞升,他真好看啊。

前几天卡贺文卡的心力衰竭,作业宝和我聊起同人创作。写的cp,是“两个人谈恋爱”,这“两个人”的地位应该是和“谈恋爱”同等重要甚至更多的,所以要写人物的塑造,要写他们各自的挣扎和使命。我听完豁然开朗。

我以为的写文,是心里有个美好故事,想要全部给你们看。不为了什么。

挣扎还是有一点,自己有强迫症一样的毛病,见不得错别字,每次写文都很慢,写一段就把前面所有连起来读一遍,一耗就是一晚上。

也想怪怪自己管不住笔,没点事儿写啥写,不如写数学。可是写文大概是个痛苦又快乐的过程,像毒一样戒不掉了,只能接着写,一年又一年。

但是每次发文,都能认识许多可爱又优秀的人。

罪笔罪己,日后再提,先爽为快。
  

评论 ( 6 )
热度 ( 66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