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荒岛。」

幸会。
大一政治系现充,忙得一批随缘更。
我心都给金光四智和风哥哥。
乐意就写,情字第一,不委屈笔。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大纲杀。又很想弄个青玄攻/无差,题目大概叫《煮雪》。也许今天抄完作业了涂,也许期初考完涂,也许不会涂,脑洞先丢着。

师青玄,他外在是一个那么潇洒风流的人,“少君倾酒”这个名号简直想一想就要令人沦陷;他也不落超世游侠的高冷俗套,偏偏性格明朗得像个小太阳,又绝对不是中央空调款、刻意的机械味很重的那种,他是艳阳一样真心诚意的、遇上一眼就直暖到心,让你觉得世间还有真情在。

贺玄刚刚冒充地师上天的时候,外表冷得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说话总是能少就少语气淡淡,内心更是无底深渊,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他做事又靠谱,人间信徒广布,别的神官想挑刺儿也没地方挑。神官毕竟飞升前也是人,虽然也是人中仙,可人间那种轧堆分派的习气也不可避免地被带上来了。师青玄是最不喜欢这种的,交友就要交心嘛,凑堆互吹毫无意义,看见贺玄都不和神官一起“同流合污”,心道这个神官真是甚合我心,一定要结交一下。

到底并列五师,一起说说话的理由是不少的,师青玄上元大宴就端了酒过去和贺玄说话了。贺玄低着头认真吃饭,一开始都没有发现师青玄坐到自己旁边。两个人还不熟,师青玄虽然惯来潇洒不羁,基本礼数还是清楚的,觉得打断别人吃饭不太好,就坐着等。他盯着贺玄看,贺玄眉目轮廓很深,皮肤又很白,带点那种沉郁的美感,睫毛比普通人要略长一点,低着头的时候在眼底打了一小片阴影。师青玄心跳一顿:天哪,好看!

贺玄筷子一撂去够装酒的玉杯,抬头看见师青玄在旁边,遂莫名其妙:你谁?有何贵干?

师青玄尴尬起来就笑,猛扇风师扇,这这那那扯了一堆,表达自己觉得明仪十分优秀的感想,最后邀请一起下凡赐福解厄平灾。

贺玄也不知道听没听,表情毫无波动,把玉杯里酒喝完了,一点头就同意了。

从来艳阳消冰雪,喜欢就是喜欢了,当神官清心寡欲修道这么几百年,好不容易得以动一动凡心,又能怎样呢。

(以下省略一个小副本。)

后来一年春来,起融风桃花开,二人途经武陵,满眼桃花开在枝头簇簇如粉云。师青玄问贺玄:这种景色好看吗?

贺玄语气淡淡、却不忍拂他兴致,道:好看。

师青玄笑起来,又道:我曾随我哥往东海,见有一岛上千丈桃花影落,飞花随风如入梦,那才是世间奇景。

贺玄道:那到底难见,一年桃花开这一次,也就落这一次,是要时运的。

师青玄道:什么时运,你想看现在就能看。说罢不顾阻拦,掐个小法诀,风师扇就信手一翻一扬。暖风自那扇底起,过处桃花纷纷而落,顷刻里漫天飞舞。

身后桃花影落,师青玄笑着转头又问,好看吗。

一身白道袍的小仙人执着扇子,和那桃花相映,当然世间无双好景。深沼旧仇一时未敌过此刻情真,贺玄嘴角微微扬了扬,很浅的一笑、甚至自己都没有觉察到,道:是。

师青玄看到他笑,那股风流的少年劲儿又上来了,转过身折扇一收指着那片桃林落英,随口调笑道:能博明兄一笑,让这天下桃花一日落尽,也是不亏了。

这种话本里哄小姑娘的口吻,他还能说得这么仙风道骨云淡风轻!过分!贺玄其实是脸皮薄的,轻哼一声“你倒是会想”,回身就走,但走得不快。师青玄连忙跟了上去。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往天边去,身后千丈桃花翻飞,有一瓣落在白道袍的衣摆上,又滑落。

全剧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场景里终了。
  
……我昏古七,混帐脑洞!青玄撩起来真的无敌撩。完了,我怕会是个小中篇,一发还完不了,要是写不出来你们看看这个也就约等于看过正文了:D
  

评论 ( 26 )
热度 ( 197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