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如何其?” “夜未央。”

👉偶尔出现,忙于学习

个人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手写博:@碧海潮生曲
摄影博:@江东日暮云

破晓。

# my cp杂谈。
  
  
我以为双玄,刀刀见血。师青玄统万里长风、天真展给挚友,贺玄敛一身血海深仇、利刃扎给自己。

一个以为自己交透了友人心,一个竭尽能力假面真情同他逢场作戏。那年南海恰是和风阵阵,即便鬼蜮黑浪排空,岛上白兔依然活泼可爱。旧恨在这个当口撕出一道血淋淋的现实,寒凉至极,原来谁也不曾懂过谁。

贺玄是不信命的,偏偏自己布这棋局,落子方知,局外另有执棋人。以为自己为恨而生,大仇得报才知晓,这百年光阴细水流长,早又另生执念。

师青玄凭那百年情谊和鬼王一线良识留得一命。他也常常念起曾经潇洒风流,只是他不同常人、会困在那老旧的美好里抽不出身。他一笑泯前尘,旧事已了,别再为自己筑一方囹圄,且当新生万事归始。

到头来贺玄不该恨师青玄,师青玄也不可将至亲之死归咎贺玄。那该恨白无相吗,不过一个被信仰摧毁、反过头来要摧毁信仰的遗世怨灵罢了,错在他为众生存一善念,错在众生贪得无厌。

何言命运?事在人为而已。无能为力,弱的是自己,不该苛责世事无常不与我顾。他们一样的不仅是名字和生辰,还有那种与天地鬼神搏命的狠劲,跌进谷底也不肯对所谓“命运”低一低头的倔强。师青玄依旧敢担众生存亡于一肩,贺玄也还愿助他一力。

——当了几百年快活神仙,掩了几百年深沼旧仇,白无相推波助澜一计大策,剥了表面浓妆粉墨。见得光亮的那刻,眼睛是刺痛的,可终于发现,自己还是活着的,还有那一颗真心。
 
无那见血一刀破晓,也无如今朗日之下坦诚相见。
 
  
  
>好,给自己不写双玄傻白甜,沉迷正剧向找了个理由。我喜欢这对cp的点在于先前假面动真心、千刀万剐而后糖,绝非高冷与软萌的反差。继续码字去了,争取明天元宵更新!
  

评论 ( 11 )
热度 ( 105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