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荒岛。」

幸会。
大一政治系现充,忙得一批随缘更。
我心都给金光四智和风哥哥。
乐意就写,情字第一,不委屈笔。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双玄] 觊觎

# 短打练笔,看了番外哭晕了,还是忍不住爬上来续一下。半篇回忆杀,比较我流,凑合吃,不要客气地评论我,我努力都回!
# 写作BGM-血腥爱情故事。
   
  
  
  
“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我想等他回来再吃。”
   
那黑衣少年身形颀长,大抵是一路跑过来的,扶着桌子还在喘气。摊上的小女孩儿急忙从椅子上蹦下来,勺子里面舀了只汤团,小心翼翼送到那少年面前,道:“哥哥吃!”
   
黑衣少年被她逗得一口气走岔,刚刚露出笑来想说什么,就被呛得咳个不停。小女孩慌了神,抬手想去给哥哥顺气,却忘了自己手里还珍而贵之地舀了汤团,一不留神将那勺子里的东西合到了地上。
   
汤团雪白,落到地上粘粘乎乎地沾了一层灰泥,变成了泥丸子。小女孩见状,盯着那“泥丸子”,眉头越皱越紧、吸了吸鼻子,抽泣几声,攥紧了勺子。眼看她要哭出来,黑衣少年弯下腰将她抱起,满脸哭笑不得,但还是温声道:“不就是个汤团吗。大过节的别哭了,小姑娘这样不好看的。”
   
小女孩还是眼泪汪汪一时没收回去,脸上已经换了笑容,骄傲道:“哥哥最好看!我们都等你回来吃!”
    
黑衣少年弯了弯嘴角,笑容虽然淡淡,眼尾一簇睫毛笼了薄薄的阴影,显得尤其温柔。普天之下的哥哥哪有能不喜欢自己妹妹的,他抱着她走到家人围坐的桌前,任由妹妹亲了自己一脸的口水。
   
桌边的妇人站起来道:“玄儿,把妹妹放下来吧。你这么晚回来肯定饿了,你先吃,她吃过了。”
   
小女孩搂着哥哥的脖子不撒手,一副“我与哥哥共去留”的姿态,坚定道:“不要!”
   
那妇人笑道:“哥哥以后成婚了怎么办,你也这样吊着不让他走吗?”
  
小女孩理直气壮道:“哥哥和妙姐姐都最喜欢我了!肯定还会带我玩儿的!”
   
被小女孩唤作“妙姐姐”的女郎粲然一笑,冲小女孩伸出手,道:“当然喜欢你啦。让哥哥吃饭,过来姐姐抱,好不好?”
    
小女孩一秒钟就作出决断,抛弃了自己的哥哥,转而奔向别人的怀抱。那黑衣少年笑着叹一口气,拿起勺子。
   
当时只道是寻常。
    
后来他再也没有过哪怕一次全家团圆的元宵节,一梦转醒,他还是沉沦在空寂的鬼蜮里,周遭一片冰凉,就连他自己、也是冰冷的。化绝百年,刻骨深仇,至亲四人,如今化作四捧没有生气的骨灰,供在水府案上。惊涛拍岸海潮涌起,声音熟悉又陌生,不是人间世。
   
他身为鬼蜮之主、一代鬼王黑水沉舟,是不死之身,法力强劲使天庭忌惮。可要能换回百年前人间温情,轮回成一介凡人,他自当义无反顾:这长生鬼王,不当也罢。
     
他推开师青玄,道:“后面没意思,别看了。”
  
那是他从心头剜下的一块,血流满地。
  
方才二人这样互相抵着额头,看似姿态亲昵,竟是在共情。贺玄的额头冰凉,像他心底不化的深潭寒冰。
  
师青玄小心地应了个“好”,又试探着道:“贺公子,我……我想,你别太过挂怀了……”
   
话一出口他发觉不对。贺玄脸色沉了下来,偏过头去。师青玄还想补救着说点什么,只听贺玄淡声道:“几百年了,他们都轮回几世各自为活,也成了不一样的家了吧。”
    
独留他一人深埋鬼蜮,人鬼相隔。贺玄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点什么,致使自己人情化冰的是他师青玄,如今妄图破他寒冰三尺的也是师青玄。
    
他转过来看着师青玄,道:“我知挂怀人世非明智之举、多想无用。”他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声气微愠,“可也轮不上你来开解我,错失人世皆因换你一命,难道你还能赔吗?”
    
师青玄愣了一会,哑声道:“……我赔给你。”
   
贺玄向来冷静,居然因此露出一丝错愕来。师青玄自师无渡死后,难得语气果决,又道:“我命都是你的,再陪你一世人间温情。”
  
贺玄低着头不说话。师青玄看不清他的神情,就算看清了似乎也参不透。要是这世间没有鬼神、没有白话仙,该是何等清平安乐,偶有力不能及,也不必念念不忘。
  
半晌,贺玄道:“莫言一世。”
  
世人重情重义少,神鬼皆是人。无数人用“一世”保证,又有无数人对着“一世”食言。那誓言太沉重,他生怕自己惦念人情,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的确不如你*,”师青玄声音清澈,“你真的是很好的人,千回百世也自应以真心相交。”
  
窗外潮声四起,竟已黄昏。水府烛台上的光焰轻轻晃动了一下,继续放出它那些聊胜于无的光亮。
    
烛光映进这座水府主人深渊似的眼睛里,略微闪烁了一下。
  
他答道:“好。”
   
  
  
  
FIN
  
* 117章,师青玄由衷叹道:“……我的确不如此人。”
  
>别家股都是很好很好的,天作之合、兄弟情长,双玄如众醉独醒万箭穿心,可我偏偏不肯抛。以一铲之力为我们家鬼王竭尽心力拗he,愿他长生之余不必处处作戏深埋感情,有一人能相伴,有杯酒酹江月,悲喜言笑皆可随心,过回几百年前世界欠他的温情和少年意气。他真的被亏欠太多了。
  

评论 ( 30 )
热度 ( 248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