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如何其?” “夜未央。”

👉偶尔出现,忙于学习

个人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手写博:@碧海潮生曲
摄影博:@江东日暮云

/

# 双玄意识流片段,不打cptag了。
  
  
对坐的少年生得眉目清秀,刚刚洗过一趟往来烟尘,睫毛上还湿漉漉地沾着水珠,衬得双眼澄净,不似红尘泥地里成日打滚的凡人。
   
——更不像鬼,鬼的修为再高,身上总是隐隐约约氲着股戾气怨气,自发地与人神隔开,入碧海皆化浊流,即便黑潭鬼蜮千里,算得上一句波澜壮阔四海来潮,终归是扫兴的物事。
  
少年没闲心同他一样、片刻里要想过这么多弯弯绕绕,不过颇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低头给玉杯斟满了酒。他印象里,这少年难得双手执杯。杯中酒月一轮,竟没有波动分毫。
 
那月是好月,酒是好酒,少年是好少年。他目光微沉,自己大概是担不起的。
  
少年启唇道了一声“明兄”,他下意识地仰起头,见那少年明朗地一笑,眼里也像浮了几缕酒光潋滟,大大方方地举起玉杯。
 
先是一杯敬他,再是一杯敬天。
  
他露出一丝错愕,幼时学过的那些天理伦常又出来搅和。鬼界本皆百无禁忌,他偏偏忘不了那些条条框框的圣人言,仿佛这样就能觉得,自己还是个人。
   
明知他是鬼身,还将他位列苍天之前,也只这少年一人敢为。
  
酒尽,少年放下玉杯,起身便走。他仍是坐在案前,不追也不道别,连开口说些什么都不肯。那少年走了几步,扫兴似的回过头,正对着他那沉静如深渊的目光,取出扇子,在自己唇间轻轻一点。
  
随后回身飘然而去,再没回头。
  
又过半晌,黑衣鬼王抬手将两只玉杯拢到一处。岛上的树率先响起萧瑟的沙沙声,晚风自他身前拂过又抵万里,像一场声势浩大的吻别。
   

评论 ( 6 )
热度 ( 80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