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荒岛。」

幸会。
大一政治系现充,忙得一批随缘更。
我心都给金光四智和风哥哥。
乐意就写,情字第一,不委屈笔。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 居然认真填完了,和壳仙女@楚秋阁 准备扛起相声界大旗!给大家推荐壳写的,太好看!
# 人物名字都是我自个儿顺口编的,过一过写原创的瘾。感觉这个挑战真的很有趣,真实练笔神器!欢迎评论和我胡扯。
    
    
D1 小学三年级口吻的情书
-
我喜欢你,像风走了八百里不问归期。

写这封情书可能会被班主任抓包,请看后销毁在心里。
辣条虾片朱古力,你要的我都买给你,因为我爱你!

么么哒。
(附一颗红笔漏墨画得血淋淋的狰狞爱心)
    
    
D2 大侠和一只虾的故事
-
黑衣少侠剑势去疾,旁人恍惚里只见一道尖利白影闪过眼前,忽焉光泛,对面那挑衅的刺头已然躺倒在地,颈上浅浅的一丝红痕,朝外滚着血珠。这黑衣少侠只对他淡淡一勾嘴唇,没半点笑意思,摇光剑又入了鞘。

那人横在地上,捡了命回来,瑟瑟缩缩道:“是……是小人不长眼,敢问……敢问大侠贵姓?”

“你爱贵不贵,也不和你客套,”黑衣少侠一哂,“姓齐。”

有此一出,在场众人皆知这侠客剑术无双,暗自记下了音容相貌和姓氏。人群中出来两个少年,一式的青衣,仪容风度颇有名门气度。二人先是恭恭敬敬对他作了揖,而后较长的那个探问道:“大侠剑技当属天下少有,我们师尊正在四处寻找有能力与师尊一战之人。敢问大侠,可愿一往?以及斗胆多问一句,大侠师承何处,此剑招为何?”

他们张口闭口称“大侠”而非“少侠”,俨然不因他年纪轻而轻视他。这黑衣少侠吊儿郎当往椅子上落了尊腚,没型没款地翘着腿。沥去了武斗时浑身的邪气、乍看之下,他眉目竟现出几分江南人的温润来,再没半点出剑时的凌厉,只是做派依旧不羁洒脱。待到少年话一落音,他回头瞅了少年一眼,夹起碗中的醉白虾,冲那少年挑挑眉。

那虾兀自醉得深沉,全然不知自己给人捉出来当盾使,挣了挣脊。少年看得莫名其妙,只听黑衣少侠慢条斯理道:“我与这白虾族人同居太湖畔,此地万种风物皆为吾师。如今这位虾师尊在场,那我便把它介绍给你们吧。”

少年唇角抽搐,挂不住笑。哪知那黑衣少侠还没说完:“……这剑招嘛,非得使了这剑才能安安定定吃上虾,便叫赚虾式吧。”
     
      
D3 大侠和虾加上情书的故事
-
两个半大小子自然缠不住黑衣少侠多久,斗嘴水平差了他一个长安城。他吃饱喝足,对后头溜须拍马求拜师的众人报以一笑,打马归了太湖边的凝岚观。

观外清清爽爽的石板地,估计前些天刚落过雨。黑衣少侠拴了马,掐指细想现下该是师兄弟各自用功的时刻,于是负着长剑,径直去了正殿寻师父。

他虽生性放荡不羁,然而师父自他三岁时收养他,待他如己出。他在师父面前素来礼数周全,低眉顺目的模样像一只敛了獠牙的豹。他立在殿门外,虚掩着的门完全盖不住里面的吵闹,三师弟的笑声尤为突出。

这傻东西,净丢人现眼。他心里暗骂一句,站直了作揖,朗声道:“师尊,弟子齐遥游历归来,求见师尊。”

殿门吱呀一声开了,三师弟周南笑得跌跌撞撞,差点摔在他身上:“二师兄!你出息了!”

我一直比你出息,齐遥剜他一眼,膝盖一提作势要踹他。周南立马一个激灵站直了,笑还是止不住:“二……二师兄,刚才有人送来封信给你,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奇怪了,一群江湖朋友刚刚为他折柳送别没几天,一个姓鲁的兄弟伤心个不行,还差点学了水浒话本里头的本家给他倒拔垂杨柳,被他眼疾手快剑柄一甩撞中了麻筋,这才善了。按理才别没几天,谁会吃饱了撑着给他写信?

他正寻思,师父方才迟迟来到门前允他进来。他师父向来持重,眼下竟也一幅笑得快不行的模样,驱散了一众看热闹的小弟子,才对齐遥道:“遥儿啊,今日早课有人捎来书信给你,也不装封。看纸张花纹鲜艳,想是个姑娘……”

周南插嘴:“沾花惹草啊二师兄!”

“师尊误会……”齐遥莫名其妙,“我游历大半年,同我说过话的姑娘,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一个比一个能打……”

他话没说完,脊背猛地一直,感觉自己脖子被人手臂环住。从小习武早已练出了本能反应,他下意识反手朝身后捉去,却被温温和和地一擎,随后听得他大师兄在他身后笑道:“小白脸师弟出去一趟,这是红颜遍天涯了,还念念不忘你。”

你们就这么笃定不是个男的,齐遥笑骂,从大师兄手里接过那张被描述地神乎其神的信。

“你看那颗血淋淋的心,这得爱你爱到泣血。”周南声情并茂。

“可能是外地方言,”他的师尊靠谱地开口,“为师看不太懂,然而贵在情真。”

大师兄仗着位置优势,附到齐遥耳边道:“班主任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棒打鸳鸯?”

我先棒打你一脑子糨糊,齐遥拼了命才压下去这股犯上殴打同门的劲,闷着声音道:“不认识,送错了吧。”

师父显然也是当玩笑看,随自己徒弟们瞎闹,一摆手自己回了正殿。

“么么哒是什么意思,”周南瞅见师父走了,连忙悄悄再问,因为房檐挡了挡,阳光只映他半边脸,显得他越发不像好东西,“像是要亲你。我的天哪二师兄,我们不告诉师父,你直说,你是不是对人始乱终弃了?”

始乱终弃的二师兄深情款款地唤他一声“周师妹”,飞起一脚直踹他膝弯。

是夜,情书在厨房灶火里毕毕剥剥成了灰烬。大师兄掌着灯,三师弟周南火腿似的蜷在榻上,被人嘴里塞了个苹果,和旁边坐着的被告白的二师兄因为打了一架而一起规规矩矩地罚抄太上老君说清静经。
    
     
D4 一只虾的梦想
-
太湖白虾,贵为太湖三杰,上得厨房菜肴、入得东海碧波,生来须得光宗耀祖。
   
    
D5 高中生口吻的遗书(与前文无关)
-
从前我觉得天生我才必有用,后来别人说我,地球没你照样转。人类真的矛盾又龌龊,一切给予都有目的,一切爱都虚伪。我要轰轰烈烈,离开也得坦坦荡荡,被压榨的生活只是一个引子,导起的是我对这个冷淡的世界的愤怒。活着是煎熬,像高压锅里的红烧肉,所以我得烈火一般地死,而不是被平凡吞噬。

我尝试爱生命,但生命爱我吗,生命中的过客们爱我吗。

我想我得当一个这个世界爱和真情的殉道者,纵然无用。
    
    
D6 一块红烧肉的遗书
-
自我脱离本体的那一刻起,我以为我获得了自由。

其实是地狱,油盐酱醋糖,和着煤炉杀我。我在黏腻的汤汁里浮沉,然后见得天日,被端上桌。

我要死了,请记得我,记得我的话,活着是那么好。
    
    
D7 一碗拌面的情书
-
汤面见字,卿卿如晤。我是你隔壁碗的拌面,你们枫镇大肉面白汤通透的,又是甚么“姑苏名面”,价格是我两翻,估计看不起我这个灰头土脸的家伙。但我想同你说话很久了。

如果面也有来生,我想我也得当个拌面里的豪杰,两面黄或者三虾面,值一张红票子,引人垂涎。你是否会因此高看我一眼。

我才能坦坦荡荡有底气说,我真喜欢你。
    
     
D8 当红烧肉读到高中生的遗书
-
红烧肉对着桌前的信纸,白纸黑字的、笔画纵横交错,看得出来写的人满心愤懑不能自已。

什么东西,它心道,我看一看,就看一遍。

人类真的很烦恼,它读着一边想,唉唉,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他们应该来体会一下红烧肉朝菌似的短暂生命,就没心情伤春悲秋了!

“活着是煎熬,像高压锅里的红烧肉。”红烧肉不由地感慨,若是它有四肢,该作抚掌态,“这孩子有见识决心,或许能拿来煲汤。”
    
    
D9 小学生和拌面互帮对方写情书
-
小学生:枫镇大肉面小姐您好,我为不敢给你写情书的拌面先生代笔。它真的非常喜欢你,我希望你们能在一起,因为你们都是非常好吃的面。不用知道我是谁,我叫红领巾。
   
拌面:这位妹妹,你的同桌倾心你很久了。他是一位品味优秀的人,汤面和拌面都喜欢,相信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少许多饮食上的冲突。当今社会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他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不妨一爱。拌面笔。
    
    
D10 一块猪蹄的自述
-
我是猪蹄。经常被酱爆、红烧,还有人喜欢把我和黄豆粉皮放在一起炖,我感觉很煎熬,因为我本该和我的整体一起自由奔跑。
   
   
D11 大侠和一只虾的前世今生
-
齐少侠年方二八,行事泼剌剌地少年意气横冲直撞,长得好看归好看,但是连臭美都没学会,更别提有闲心撩拨小姑娘了。现在回趟师门被扣了一个天大的黑锅,连在湖畔练剑都不平心静气。

“什么世道,”他迎着风斜出一剑,又鬼魅似的上挑,“凭空侮人清白,逼我剃头去跟着灵岩山的那群秃驴出家吗。呸呸呸。”

一根木棍子插过来,朝他剑背一点。他心下大惊,猝不及防地给震得手腕一麻,摇光剑脱了手。他师父收了木棍,背着手,一身白道袍翩翩如仙人,仍是和颜悦色道:“你心有杂念,如此难得第九式的要领。休息一会再练吧。”

齐遥低眉顺目道了句“是”,打蔫的叶子似的低头坐在湖边,捡了石片打水漂。湖畔多水草,鱼苗虾蟹最喜欢的地方,眼下群虾正产卵,聚在浅滩。他看得入了神,心想这世间万物,还是头脑简单的动物快活。看他的虾师尊,除却生死无大事,哪来爱恨情仇,烦!

石片在湖面上下跃动了七个来回,溅起一串漂亮水花,终于没了声迹。
    
后来一世轮回,不巧,义愤填膺的齐少侠还是投胎当了人,巧的是他的虾师尊也成了人。

是他高中生物老师,姓胡,叫胡暇。

齐遥坐在最后一排,朝后翘着椅子,听完老师自我介绍差点笑昏过去,幸亏同桌力挽狂澜地捞了他一把。

“你笑什么?”他同桌莫名其妙。

“我靠,你听不出来?”齐遥一边笑一边给他指点迷津,“湖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师你是哪个湖里的虾成的精。”

他笑得太大声,引得全班哄笑起来。那生物老师竟是不恼,和颜悦色道:“和你同乡,太湖。”
   
    
D12 一条刚被捕捞上来的鱼的自述
-
幸会,太湖三杰之首,白鱼是也。

我和我的兄弟,白虾和银鱼,祖辈至此,称霸此地数千年。

一日威风扫地,要沦为盘中餐了。
    
    
D13 公主的玫瑰花的所见所闻
-
我是一朵玫瑰,变种的蓝色,镶银边,西方叫我“蓝色妖姬”,我冤得要命,妖姬亡国祸世,但是我……我好柔弱啊。

领走我的公主姓爱新觉罗,换个说法也叫格格。生得不巧,没在康乾盛世,但到底也是皇帝的掌上明珠。西域要和中国做生意,商人们聪明得很,先从拍好皇室的马屁开始,送了后宫十车玫瑰。

皇帝早朝,后宫分赃似的挑起玫瑰。淑妃贤妃恃宠,手帕掩着嘴巴杵那儿阴阳怪气地说点酸搭搭的话,半分没有淑贤之态。那时候脏话词库还不太宏大,如果那时候有词可骂,我的公主心里必然浮现两个字,傻叉。随后她随手一拿,带走了我。
    
   
D14 刚被捕捞上来的鱼和公主的玫瑰花的故事
-
前些日子是公主生辰,太湖白鱼被加急进贡进宫,给公主的酒水寿宴添一味鲜。

白鱼养在水箱里进宫的时候还活蹦乱跳,公主向来喜爱小动物,要了一条养在自个儿的花园池塘里。玫瑰花被挖了个坑种在池塘边,白鱼在池塘里,开始了长达半年的皇家邻居生涯。
    
    
D15 烤鸭梦到自己是一只烧鸡
-
烤鸭,京城美食头牌,吊在烤炉里思考着鸭生。

它想着想着睡着了,想起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在粮仓边领着鸭群,赶走了想吃米粒的鸡群。那只领头鸡兀自神气,冲上来啄它,但它鸭头头也不是虚名,嘎了一声,舒展翅膀和它打了起来。

梦酣时它猛觉不对,那只与它相斗的身影渐渐变成鸭的形态,自己的嘴也渐渐变尖。随后他居然被丐帮众人捉住,裹上烂泥在火上烤。

不是吧,高贵的烤鸭变成了叫花子的烧鸡?
   
   
D16 当烤鸭碰到虾和大侠
-
烤鸭被整只端上了桌,伙计问那群客人中为首那位要不要片皮切好。那少侠唇角轻轻一勾,笑道:“不必。”

好猖狂!烤鸭想,你们这种半吊子剑法肯定得把我切得鸡零狗碎的,那还怎么吃,不如打成肉酱下面。

北方食虾少,一盘醉虾借此得势,高贵地横在玻璃碗盅里,身上一股竹叶青的酒气。烤鸭称霸一地,何曾被人比下去过?那虾斜眼瞧它,心想,嚯,你气个什么劲,我是那群人里老大的师尊。
    
    
D17 烤鸭、虾和大侠的传奇江湖
-
烤鸭,京城一霸,美味头牌,外焦里嫩。

虾,南方人的心尖尖,最近捡了个便宜徒弟,还在醉醺醺地乐呵。

大侠,他年纪还小,暂时觉得争武林魁首没什么意思,反正别人都打不过他,于是决意游山玩水。
   
   
D18 以虾的视角描写大侠
-
数年前那天初遇,我正醉倒碗盏中。他用筷子把我夹起来,醉眼朦胧里我觉得他眉目还有几分稚嫩,讲起话来却半分不客气、一边笑一边咄咄逼人的。黑沉沉眼瞳里头光彩流泛,好看是真好看。

我很感动自己没有落到什么虬髯怪客手中,本虾中颜控死而无憾了。

我闭眼准备受死,听见他居然喊我师尊,我受宠若惊。
   
    
D19 从锅里飞走的烧鹅
-
《卖火柴的小女孩》里烧鹅飞走过一次。所以它今天理所应当又飞走了。
   
   
D20 论一只烧鹅的自我修养
-
细皮嫩肉,好味,再无其他。
  
   
D21 烧鹅如何洗掉自己身上的酱
-
鹅……用水啊。
   
    
D22 烧鹅给红烧肉的一份情书
-
好味红烧肉先生,你好!

读了你的遗书,让我重燃了生的希望。听说你因为主人家的孩子哭天抢地要自杀而得机捡回一条命,希望你也能好好活着!我们食物家族无坚不摧!
   
   
D23 以老人的口吻写一写烧鹅和红烧肉的爱情
-
情之一字,所以跨越物种。
爱之一字,所以无视生死。
   
   
D24 再用小学生的口吻写前一天的内容
-
红烧肉先生悄悄告诉我,他爱上了烧鹅小姐。烧鹅小姐给他的情书让他又想活在这个世上了。

我很感动,希望我的同桌小红也能有这样的伟大觉悟。
   
   
D25 公主的玫瑰花枯萎了
-
蓝色妖姬名副其实,娇得要命,皇城里头气候和她本家的不太一样,没两天她就打了蔫。

公主可怜她,令左右不要拔掉,让她埋根在这里,明年再开花。玫瑰花很感激。

第二年她终究没有再发芽。
   
    
D26 刚捞上来的鱼从下水道溜走了
-
白鱼进了池子,见身边全是花花绿绿的锦鲤。

嚯,绣花破鱼,别人拜你们都不显灵。白鱼愤愤然。它低着头沿着池边环了一圈,想找个安静角落睡一觉。谁知跌跌撞撞,撞破了一层水草,游进了暗渠里。
   
    
D27 是谁吃掉了红烧肉
-
那写遗书的高中生被救了回来,天台的风吹得他又冷又饿。他是被朋友一句话劝回来的:阿根廷还没有凉。

他回家一边看球,压了一注韩国,一边吃完了整碗红烧肉。
   
   
D28 大侠再也找不到他的虾了
-
被师兄弟搅和一气之后,齐二师兄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师父的要求,带着自己的周师弟北上。

师弟在身边,没法再乱说话,渐渐地他也不再提起被他一时脑抽封为师尊之一的虾了。
   
    
D29 以烤鸭的口吻写写大侠今后的生活
-
我后来再见齐少侠,是在京城的烤鸭名店全聚德。他大抵已过弱冠之龄,和江湖朋友来此一聚。我看见他长发依旧高高地挽作一束,几缕碎发衬在脸边,轮廓比小时候深了不少,也好看了不少,是现在大姑娘小媳妇梦中情人的那个类型。他看似沉稳许多,剑改了腰佩,脸上总带笑,至少不在外头和人乱干架了。

惨绿少年走马章台,总该是风流漂亮的。他们聚着聚着,我待得都快凉了,他们却撂下筷子又开始论剑,齐少侠居然没有拔剑,而是双指代剑和人文斗过招。

不出则已,出剑必血刃,他好像更迷人了。

但据我同类八卦道,虽然姑娘们的手帕劈头盖脸砸他、芳心已许,他们觉得他该和一个名字里带“逍”字的侠客浪迹江湖。

我竟然也有些想嗑脆皮鸭了。
   
   
D30 小学三年级口吻的遗书
-
对不起,辜负你们的期望了。我的遗产如下。

153.5元零花钱,数学作业4本,语文作文2篇,英语练习册1本。死前我想吃肯德基的粉色可乐,明年清明请把柯南大结局漫画烧到我的坟前。

如果见到邓丽君阿姨,我一定给你们要签名。
   
    

评论 ( 19 )
热度 ( 70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