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云

给梓木哥《醉花阴》的长评。 @报菜名的梓木 这篇是哥滴作品里我目前最爱的一篇,哥真的越写越好!我说话好碎,凑合1下,谁能不爱看恶人胡作非为谈恋爱。


序抓人眼球,有画面感。我爱“轻声”这个细节,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我看来这个细节瞬间点出了人物性格,而后讲他风流,讲他醉生梦死,讲他笑,讲他接过酒盏,像一根线牵到从前,很顺畅清楚。第一章开篇更可爱,眉间朱砂明不了他的胸无大志”,太好玩了,好俏皮!云深不知处的围墙真的著名定情地(不是)。一样是偷带酒进去,小金和之后的小魏有不一样的地方,不知是不是我臆断,看完觉得小金可能更圆滑一点,也蛮...

1件惨事,喜忧参半:终于找到去年连载的大纲,但是是关键词大纲词不成句,现在我能不能看懂还是个问题……今年应该可以平掉鹅

救世主

四部的快乐小男孩们,无cp
请小粥吃开心乐园餐!@土豆刹车片

有一天,叫作外星人领袖的家伙降落在杜王町的麦田上。麦田忽然变得乖顺,像海浪迷宫一样软绵绵地摊开。怪圈!这是怪圈!铁塔上的人正在打盹,被风搔到了眼睫毛,摇着头回醒。看见塔边的麦田荡出怪圈,他不由叫出声来,连忙扯起电话听筒,用腿抵住铁栏,把自己也变成铁棍一根,支成最平稳的三角形。风在高处掀动号码簿,他瞟到一串数字,于是很快把电话拨给东方仗助。
  
东方仗助在夏天的尾巴上得到了父亲的零花钱,用来买了一只移动电...

在月



中秋玩了一整个白天,跑进昆明城里吃粤菜,在翠湖边跟老乡饮茶谈天,茶是碧螺春,我们亲自从苏州带过来。夜里和游戏缠绵许久,十二点过像断了一根弦,甫一上床就躺倒睡过去。


梦很逼真。有一天,我不知是哪一天,月亮跟在我后面,很大且清楚的。我能看见坑洞和环形山,就像电视里播的一样,现下一伸手就像能碰到。但我不碰,我晓得它冷,就像人不该用手碰干冰一样。辉光像白玉,亮而通透,仿佛月亮自己就会发光了,坑坑洼洼石板路照成了有瑕美玉。我想:月亮是不是要接我走。那些时间我时常有一些古怪的想法,和再小一点的时候一样,觉得意志是本源:我想怎么样,就一定会怎么样。...


惊蛰

◇摸几段抽筋剥鳞,@北冰洋蒸鹤流

敖丙断断续续地说:我欠你许多。很快他又住了口,剧痛一波波涌上来,海浪濡湿沙粒,层层叠叠,把他要说出来的话一次次掩埋。三岁小龙的鳞片又韧又软,另一头原先嵌在皮肉里。现在不会了。它终于逃脱束缚,逃脱它生长的根,皮肉撕裂的狭窄空隙里涌出血来,那么多,那么红。哪吒已经成了莲花三太子,位列仙班,还是没杀过活物,也没见过血。那时候恰巧天色很昏,几缕云薄透,金乌的光就从里面鲜活地迸裂出来,是烈的、烫的,正像溅了满堂的血。哪吒觉得自己被金乌的光烫痛,再也不肯下第二次手,一层雾在眼里滚动翻搅。


元始...

[梅炤] 如意 5 /END

# 姬轩辕x巫炤。架空,含梅嫘/云炤,注意避雷。有点长不分章了,可算讲完狗血故事…给壳投喂 @今天暂时不甜梅子
# BGM:杨千嬅《小城大事》

《如意》
  
5/
  
过了半月,便临到第三次的天星尽摇。外头的酒店自然不及西陵公馆阔绰,绝没有再去外面置办婚礼的道理。夜幕降临之后,厅里的乐队奏起乐来,鼓乐弦索之声直拂云霄。
  
横竖没有多少亲眷,加上至交远房,统统共共十来人。宾客们大多都是上流社会的人,自是识礼数的,不约而同地在前面腾出一小片空...

[梅炤] 如意 4

# 姬轩辕x巫炤。架空,含梅嫘/云炤,注意避雷。请壳壳吃饭 @今天暂时不甜梅子
# BGM:杨千嬅《小城大事》

《如意》
  
4/
  
鸤鸠喊破嗓子的哀嚎最后被关在门后。五点时候天还没彻底黑下去,姬轩辕邀他吃年夜饭。巫炤原是不肯,之前答话却毫无防备,被他精怪似的好师弟勾得把情况清清楚楚和盘托出,再拒绝反而尴尬。
  
夜里合时宜地飘起细雨,巫炤坐在姬轩辕的车里,看侧面的车窗上笼出一片水珠,被风吹着,一层层朝后流成丝,割破窗外夜景。十余年前他记事时,西平还同...

[梅炤] 如意 3

# 姬轩辕x巫炤。架空,含梅嫘/云炤,注意避雷。这章补补少年时期我疯狂ooc…蟹壳老师出来加餐 @今天暂时不甜梅子
# BGM:杨千嬅《小城大事》

《如意》
  
3/
  
前两年夏天,虚黎另有私事要办,巫炤和姬轩辕师兄弟二人便得了假。那时有熊的产业多在邻市,有父亲操持,为了这几天小假忙一个来回、回去添个麻烦,实也划不来。姬轩辕弃了回去的念头,跟着巫炤住进西陵公馆。
  
巫炤把车径直开进自家前院,一进大门,就能望见公馆石阶两侧、雕刻精美逼真的辟邪石像。姬...

[梅炤] 如意 2

# 姬轩辕x巫炤。架空,含梅嫘/云炤,注意避雷。豪门爱情故事(不是),请壳吃饭 @今天暂时不甜梅子
# BGM:杨千嬅《小城大事》

《如意》
  
2/
  
临到冬天西平城里就潮得很厉害,雨夹雪或者雪加雨、大多数时候是腾雾,碎碎地一片落下来。没人能分清楚,也没人愿意去分清楚。巫炤十七岁那年背着嫘祖第一次抽烟。少年骨架正在抽条长开,看起来略有些薄、却也锐。脊背绷直了靠着,一手朝后,手掌恰好扣在露台围栏上,捉进去一握水汽。
  
顶楼的露台弃置许久,栏杆表面很锈了,斑驳着...

1 / 8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