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荒岛。」

幸会。
大一政治系现充,忙得一批随缘更。
我心都给金光四智和风哥哥。
乐意就写,情字第一,不委屈笔。



电竞SKT&LGD粉/武侠古风/英雄联盟/priest相关/SCI谜案集/金光布袋戏

摄影博 @江东日暮云
手写博 @碧海潮生曲
个人原创&随笔tag:千里暮云平

[双玄] 忘筌

# 今日正文完结,宜吃糖!
# 放弃复习,极限速涂续剧情,真·轻松甜,附我流表白cut。过几天还有一个聚餐鬼蜮海底捞的故事……
   
   
   
   
谢怜微微愕然,道:“怎么会?方才分明看到你们做了五十多碗啊?”
  
师青玄扶着墙蹦过来,瞅到里面一溜空碗干干净净挪在一起,差点一跤跌下去,道:“这……?”
  
旁边一个乞丐连忙把竹杖塞进他手里,师青玄道了谢、握着竹杖站直,刚欲开口再问。眼角余光却扫见花城放重脚步走了过来,倚在门边。
  
谢怜看到花城走进来,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三郎,莫非是?”
  
师青玄莫名其妙,是什么是?他们没头没尾的在对暗号吗?于是转过头又去看花城。花城双手负在身后,先是没应声,银护腕发出丁丁当当的声响,听起来他大概很不耐烦。片刻,他抬头冲谢怜一笑,又淡声道:“十之八九。”
   
师青玄忍不住道:“你们在说谁?”
  
谢怜有些尴尬地笑笑,连忙接过话茬不让花城开口,道:“那个,大概是一个来道贺的,呃……熟人?也不对,总之,就是……”
  
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寻到合适的措辞来形容这个人。花城走过去,牵住谢怜的手往门外走,一边对站在门口、满脸写着“困惑不解”四个大字的师青玄道:“哥哥说不来,那还是我说吧。有些事情还得你们自己了断,拖着躲来躲去也没有意思。这个人,就是你很想见的人。想见的话你自己去找,应该还没走远。顺便告诉他,我要加利息了。”
  
他劈头盖脸、一点缓冲都没有地说了一大堆。师青玄一懵,慢慢回过神来。谢怜和花城已经走出厨房,他远远听见谢怜问了一句:“三郎,这么卖他真的好吗……”
  
花城满不在乎道:“我这是帮他。”
  
花城把话说得这么透,再想不到是谁,师青玄觉得自己就真该去看看脑子了。
  
最初堕入凡间的那些日子里,无数次他笑着转头,下意识想要和那个总是在自己身侧的不苟言笑的黑色身影说话,直到看见一片空空白墙和坐得七倒八歪的群丐,才想起来,自己身边到底是再也不会有他了。
   
百年美梦转醒,像抓了一把流沙,什么都留不住。江湖不见说得轻巧,心里被硬生生剖下一块,那些长久以来的习惯卷土重来,化作钝刀一样空落的痛感,时时刻刻、折磨在每一个角落,像一场温和又冷血的凌迟。
  
听他说话和陪他笑的人还是常有,可总归不再是那一个了。
   
师青玄拄着竹杖回身,往门外去。他刚走到菩芥观后,听得那厨房里的鸡精又是一声惨叫,道:“怎么又闹鬼了!究竟何方神圣,我求你别再躲躲藏藏行不!有话好好说,别再吃了!”
  
那猪屠夫虽然也怕,却佯装怒道:“花城主他老人家都走了,你叫破嗓子也没人来帮啊!”
  
师青玄顿住脚步,看见观后窗外站着一道黑影,正将那窗户轻轻翻回去。他一时玩心大起,从怀里掏出风师扇,使个巧劲抛了过去,朗声道:“这么大能耐,就拿来偷吃我的午饭吗!”
  
风师扇不愧为神器,不施灵力,用来竟也威力无比,裹着一道劲风直冲那人的后背而去。那黑衣人不慌不忙,待到风师扇柄就要撞到他身上时,才转身抬手,手腕微转,将那扇柄拢进手中。
  
那人有些面冷,低着头的时候眉目轮廓深邃,更显得眼里像有万丈黑潭。实在难想这种样子的人,居然能一下吃完五十碗面。想到这里师青玄禁不住噗地一笑,又慌忙捂了嘴。
 
那黑衣人略微抬头看了师青玄一眼,又垂眼扫了遍手中的风师扇,方才冷声道:“不要乱丢,换了别人接不住的。摔坏了没人给你修。”
  
他把扇子转了个向,扇柄朝外递给师青玄。后者接过扇子,深吸一口气,蓦地开口道:“谢谢你。”
  
那人似是愣了一下,又淡淡道:“多说无益。”
  
师青玄像是下足了决心,摩挲着扇柄,那冰凉的玉柄好像也被捂出了人一样的温度。他接道:“如今前尘旧仇已了,算是重新来过。贺公子,我……”
  
溯回百年相协交游,师青玄从来都是叫他明兄。冠着别人的名号这样过了几百年,他一时有一种久暗见光般的刺痛感,微微撇过头,听师青玄为了顺理成章地说一句剖白的话,一股脑说了一通杂七杂八的人间怪谈、中间夹了好几次他尴尬时候就会蹦出来的“哈哈哈”。
  
贺玄听他越扯越远,直截道:“先前天界百年,你认识的那个最好的朋友,并不是我。”
  
师青玄一顿,冲他笑起来。那眉宇间的少年气犹是当年模样,理直气壮道:“可我喜欢的当然是人,又不是名号。”
  
几百年的深沼里,他替别人生活,戴着面具逢场作戏,笑非笑怒非怒。样样都是假的,偏偏照进去一缕晴日艳阳般颠扑不破的真情。
  
贺玄一时神情复杂,低了头沉默了片刻。不待他接话,里面的鸡精和猪屠夫飞奔出来。二鬼辨认了一会,料定师青玄是来捉人的,现下定是已手到擒来,喜道:“啊!小兄弟,这妖孽是不是被你捉住了!你可真是骨骼轻奇,改天我们和花城主推荐你去……”
  
话到一半,那二鬼惊觉不对,一股极强的法场正以那黑衣人为中心扩散而去。他们是见过花城与人相斗的。眼下这黑衣人的法场之强,竟是不输花城。鬼界的等级之分何其明显,二鬼反应过来,这也是位鬼王,顿时口不择言胡乱说了一串“认错”“对不起”“该死”之类。
  
师青玄如今还是凡人身,感觉不到鬼的法场,可也猜的出一二。但见那二鬼突然吃错药一般连声道歉,怪可怜的,不由回身拽着贺玄的手腕,把他往观前的宴席拉,一边对那猪鸡二鬼道:“没关系的,他吃和我吃是一样的,你们回去吧!”
  
二鬼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进了厨房。师青玄拉了贺玄坐到自己旁边。这露天宴虽然简陋,桌上不是天界那些玉露琼浆,身边围坐着的皆是乞丐,嘈杂纷乱得无以复加。
  
不知为什么,却好像比任何一次天界大宴都要美味。
  
  
  
  
FIN
    
>递竹杖的那位当然是小号之一啦!
>我们鬼王吃饭的事情,怎么能叫偷吃呢!
要是被后记打脸,那就打脸吧!先爽为敬!
   

评论 ( 26 )
热度 ( 367 )

© 科加斯吃饱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